嫁妻

嫁妻(56)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junning 本章:嫁妻(56)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五十六)2020年9月2日雪儿看着大红的喜字在灯光的映照下愈发喜庆和热烈,床铺正左方放着贴满喜字的梳妆台,被子与枕头都锈着鸳鸯,而床上放满了桂圆,花生,莲子与红枣。《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俊豪看着雪儿那精致秀美的脸,上前一把就将雪儿扑倒在床上。

    “嗯……”

    俊豪早就欲火难耐,他压在雪儿的身上,对着雪儿的红唇就亲了下去。

    “嗯……等下……解开我……啊……不舒服……嗯……”

    雪儿扭动着身子。

    “对不起,对不起”

    俊豪连忙爬起来,手忙脚乱的把绑在雪儿身上的绳子一一解下来,捧着雪儿的手,舌头频频舔在绑着的印记上。

    亲的雪儿浑身痒痒的。

    雪儿面对着热情如火的俊豪,也放开了,双手捧着俊豪的脸,深情地和他激吻着,俊豪伸出舌头在雪儿柔软的嘴里横冲直撞,而雪儿也是不甘示弱,她那小小的舌尖也在口中将俊豪的舌头缠住,不一会儿,又探到俊豪的嘴里,热情地回应着他。

    俊豪大口大口地吸吮着雪儿的嘴,品尝着她口中甘甜津液的味道。

    吻花了雪儿的脸。

    “啊……等下……别扯……”

    俊豪的手在雪儿的身上摸着,想解开雪儿身上的衣服,可喜服上繁琐的扣子,阻碍了俊豪,心急的俊豪在雪儿的衣服上扯着,雪儿只好出声阻止俊豪的野蛮行动“我自己脱嘛”,雪儿好不容易摆脱俊豪,站到了床边。

    雪儿一件一件的脱着身上的衣服,俊豪也忙着脱衣服,根本就没有好好欣赏美女脱衣的美景。

    雪儿脱光了身体的衣服,这才用手挡在自己的重要部位,站着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俊豪那还顾得上那么多,拉着床上棉被的一角,用力一抖,将床上的桂圆红枣花生莲子抖到了床下,一把拉着雪儿到在了床上。

    房间里顿时传来“滋滋……滋滋……”

    淫荡的舌吻声!俊豪的手里雪儿奶子的在不断变换着形状,捏了一会儿,他的两根手指又将雪儿的奶头夹住,玩弄起来。

    雪儿想要叫出来,但她的小嘴这时候已经被俊豪堵住,只好闷哼着。

    “嗯……嗯……嗯……”

    俊豪吸允了一会儿雪儿的嘴,俊豪终于是抬起了头。

    激吻过后的雪儿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俊豪看着身下的美人小脸绯红,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盘扎在脑后的头发也乱了,头饰也松了,怎么看都那么让你觉得那么的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俊豪伸手把雪儿头上的头饰一件的摘了下来,有手托着雪儿的后脑,把雪儿的一头长发,铺在了床上,这才又低下头,一口含着雪儿的耳垂。

    “啊,别舔了,啊,好痒啊”

    雪儿扭动着。

    俊豪的舌尖离开了耳垂,顺着雪儿的脖子慢慢的往下“啊,进来吧,我要”

    雪儿的手摸着俊豪那粗大的肉棒棒,娇喘着。

    “不急,这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不急?刚才不知道是谁猴急八脑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你都已经白花花的倒在我的床上,我急什么。”

    说着跪坐了起来。

    这才看到雪儿那小腹上那一颗红心。

    “哇……老婆,你这里……太性感了。”

    掰开腿,雪儿精心修剪过阴毛的粉嫩蜜穴,已经是被里面所分泌出的淫水弄得晶莹剔透,在光线的照耀下显得波光粼粼,两片阴唇仍紧紧贴在一起,守护着最后一道防线。

    “啊,别看了,”

    雪儿感觉俊豪的眼,就像带着热一般,看到自己那儿,那就会发烫。

    她已经将自己最隐秘最迷人的部分和自己的心彻底裸露交给了这个年少的男孩子,并任他摆布。《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成了他的妻子。

    这让雪儿感到一丝丝的残愧,都怪自己生的太早了,也让雪儿感到无比的羞涩,当然更大部分是兴奋,无比的兴奋。

    她忽然感到一条湿热柔软的舌头开始在下面舔弄,她不由自主地收缩臀好像要将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牢牢地抓住。

    然而这刺激似乎是无穷无尽的,不断地从那粒妙的阴蒂上向全身侵袭,很快就占据了她的大脑,她要喊出来,她要大声的喊出来。

    管他会不会有人听到。

    今天是新婚之夜,放荡点是正常的。

    俊豪努力的伸长舌头,竟有一大半伸进了雪儿细软湿润的阴道,舌尖翘立起挑逗着敏感的阴道壁,在里面悠闲地旋转着。

    “啊……啊……”

    雪儿颤抖着身体发出不间断的呻吟。

    “嗯……啊……豪……我……啊……”

    雪儿含煳不清地叫着,也许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声音总是不由自主地发出来。

    终于俊豪扶着他的大肉棒,顶在了雪儿的穴口上,“啊,进来啊”

    雪儿等了会儿,见俊豪没有点动静,着急的催促着。

    雪儿那早已湿成一片,俊豪腰往前一送立刻捅进了雪儿阴道的最里面。

    那嫩肉层层碟碟的紧紧包裹着,俊豪的肉棒,那是一种紧握的感觉。

    雪儿也被俊豪这一杆到底的鸡巴弄得浑身都在颤动,然而她的娇呼声还没来得及出口,一阵更大的刺激感便透过她的小穴,直冲大脑。

    俊豪的嘴贴在雪儿的唇上,腰部不断的用力,在她的小穴里高速的抽插着。

    雪儿被俊豪这毫无征兆的抽插所刺激到了,她双手紧紧地揽住俊豪的后背,抓着俊豪的身体,手上的指甲都快要嵌进俊豪的肉里了。

    俊豪抽插了一会儿,直起了身,一双手抓住雪儿的小腿,将腿打开到了雪儿的极限。

    又开始快速的抽插。

    一时间鸡巴在阴道里快速抽插着,将小穴里的淫水插得四下飞溅,把两人的结合处弄得滑腻腻的,“啪啪啪”

    的声音伴着雪儿的呻吟,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灵魂出窍的鸣远,躺在雪儿的身边,手握着雪儿的手,“1,2,3,4……”

    尽帮着俊豪数着数。

    雪儿满身都是汗水,双眼带着水雾,迷蒙地看着埋头苦干的俊豪,口中止不住地娇喘,白皙柔软的身上泛起一阵阵的殷红。

    不甚丰满的乳房随着俊豪有力的抽插有节奏地颤动着,像一对上下跳动的小白兔一样。

    看得鸣远常常数错了数,只好不断的重新数着。

    俊豪的每一次插入,都深深的插进雪儿身体的最深处,触碰到雪儿那块软肉,那是鸣远很难触及到的地方。

    每一次的触碰,都让雪儿的心颤抖。

    更重要的是,雪儿的阴道像有数只小手紧紧地抓握着俊豪的鸡巴,每一次的插入抽出都有力地夹紧着俊豪的鸡巴,穴口被撑得满满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连淫水都只能用飞溅的形式出来,如今两人屁股部周边的床单被淫水溅得都湿透了。

    鸣远将头贴近了两人的结合部位,看着俊豪的鸡巴上满是白浆,插出的淫水溅射到鸣远的脸上,让鸣远快乐的无法呼吸。

    “用力,用力插她”

    要不是因为灵魂出窍的原因,鸣远都想站在俊豪的身后,帮着俊豪推屁股,好让俊豪能更用力的刺穿雪儿的身体,刺穿雪儿的心。

    及时行乐,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鸣远现在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啊……哈……豪哥……豪老公……再快些……再快些……太舒服了……嗯……”

    雪儿此时不管不顾的大声喊着,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新婚?

    新身份?还是……总之今晚的这一次让她格外的舒服,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加满足感,感觉身体以前有自己不知道的空虚,今晚被一次性的都被填满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雪儿用手搂住俊豪的头,双腿再次分开一些缠绕在俊豪的腰间,两腿用力把俊豪的屁股向下压,自己则将红润的小嘴吻住他的嘴,主动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与他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哦……老公……你太……哦……每一下都插到底了……哦……高潮要来了……哦……不行了……我要到了……太爽了……哦……哦……啊……老公……给我……给我高潮……啊……”

    新婚的第一次,做为已婚妇女,还能再嫁给一个年轻的男孩,还是老公一直陪着,这种刺激,今天一直撩拨着雪儿,让雪儿有种当着老公的面偷情的刺激,更让雪儿感到强烈的兴奋,只见雪儿放肆地浪叫几声后,绷直了身体,强烈的高潮迅勐而至。

    俊豪停下了抽插,抱着雪儿,亲吻着,等到雪儿平息了一下。

    “老婆,我们换一个姿势。”

    “嗯,换什么姿势?”

    “我从后面来”

    “嗯”

    雪儿听话的转身趴到了床上,将上身伏得很低,可是却将她圆润的屁股高高噘起,露出美丽殷红的穴口,她的大阴唇已充血分开,也不知是因为刚才的抽插导致的还是因为她情动上身了,小阴唇也变成了粉亮粉亮的粘满白浆,而在穴口上方,就是她的小菊花,在白皙浑圆的臀瓣映衬下,那带着暗紫色的花蕊显得十分诱人,也许是姿势的原因,菊花还一缩一缩的,似乎是很害羞被人看到一样。

    俊豪用手扶住那白皙、丰腴、细滑、浑圆的屁股,硬挺的鸡巴在雪儿的穴口碰触着,惹得雪儿身子一个劲颤抖,不时晃动一下头部。

    她侧过头来,晃动了两下身子,将屁股向后压了一下,然后又尽力抬高噘起,满面红云道:“豪老公,别逗我了,快进来啊”

    “我来了啊”

    俊豪那又粗又硬又长的鸡巴在雪儿的阴道里抽动起来。

    鸣远贴着雪儿的屁股,看着雪儿的阴唇在俊豪的抽插下,翻进翻出翻动着,让他激动万分,雪儿的白嫩的屁股上也满是桃红,似乎在向鸣远诉说她是多么的舒服。

    俊豪看着雪儿那颗菊花蕾,更是让他觉得鲜嫩可爱,不由自主地伸手用拇指在菊花上一按。

    这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一样,雪儿在那一刻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层又一层的肉浪翻涌而来,把俊豪的鸡巴所有插在里面的部分都按摩了个遍。

    “哦……老公……不要摸那里……啊……好痒啊……不要……停……不要……摸…………啊……好舒服啊……”

    “老婆,你是让我摸还是不让我摸啊,你的小菊花好可爱啊”

    “我要来了……我要来了……啊!!!”

    随着雪儿的呼声,阴道深处也随着股股肉浪带出了阵阵温暖,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淫水浇洒在龟头上,俊豪的身子一抖,感觉到射精的快感正在快速涌来,连忙用力的挺了几下,精液就如机关抢里的子弹一般,一股股全部透进了雪儿的身体里。

    身子重重的压在雪儿的身上。

    躺在院门边上耳房床上的鸣远的本体,在射出自己一晚上不只第几次的精液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灵魂,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越飘越高,然后重重的砸向自己的本体,晕了过去。

    可鸣远发现自己的灵魂竟然进不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这可怎么办啊?鸣远只能不断的冲撞着自己的本体,只到自己都能感觉到痛,也进不到本体里。

    鸣远只好又回到了雪儿的新房。

    倒在床上的雪儿休息了好久才缓过来,俊豪紧贴着雪儿的后背,把自己和雪儿拗成了一对勺子,射了精的鸡巴依然塞在雪儿的小穴里,手在雪儿的奶头上轻抚着,就像在盘玩着一颗红玛瑙。

    “俊豪……”

    “嗯?叫老公”

    “哎呀,叫什么不都一样嘛”

    “不一样,在家必须叫老公,出门叫豪哥”

    “真讨厌,你们家的人怎么都那么瞎讲究”

    “老婆,我可要批评你了,什么叫你们家啊,你已经嫁给我了,就是我们家的人了,我家不就是你家啊,以后得说我们家”

    “我才不是嫁给你,我是被你们抢的”

    “一样,抢来的媳妇,就是我媳妇”

    “被你一打岔,刚才想和你说的,差点忘了”

    雪儿向后拱了拱身子,把自己象猫一样,缩在了俊豪的怀里,拉过俊豪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

    俊豪有些软了的鸡巴,又慢慢硬了起来。

    “你要说什么”

    “刚才你有没有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

    “没有啊,那有空注意哪个啊”

    俊豪的手摸着雪儿精心修剪的阴毛,舔着雪儿的耳垂,说着。

    那湿湿的声音钻进雪儿的耳朵里,痒痒的。

    “哎呀,别闹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老婆”

    “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嘛,今晚不要了”

    “你没感觉我又硬了吗?”

    俊豪顶了顶身下的硬棒。

    “哦……老公……我们去洗澡吧”

    雪儿试图转移着俊豪的注意力。

    可俊豪的手牢牢的控制着雪儿的身体,不让雪儿离开自己的怀抱。

    雪儿的手伸到了身后,推着俊豪的胯,可在俊豪不断的挺腰中,慢慢变成了扶着俊豪的胯,嘴里的呻吟声,又在房间里响起。

    “哦……哦……不要了……你会累的……啊……不要……啊……啊……这样对……身体……不……嗯……好”

    此时的雪儿性欲高涨,但是那强烈的理智也占据了大脑的大部分。

    俊豪无视雪儿的叫喊,一下下的做着活塞运动。

    雪儿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大肉棒一下一下的进出着雪儿的小穴。

    俊豪的手扶在雪儿两胯上,突然一发力,将雪儿整个人抱了起来,身子一用力,在次的将雪儿的屁股高高的翘起,从后面勐的加速抽插着。

    双手紧紧的捏住早就竖起的奶头。

    这突然的速度的改变,让雪儿兴奋的一发不可收拾。

    “啊……啊……好舒服啊……受不了了……啊……好……豪……好……舒服……”

    “老婆……舒服吧”

    “舒服……好舒服……不行了……不行了……老公……太勐了……要操死我了……”

    鸣远在一旁听着雪儿说着淫话,这在鸣远的记忆里,雪儿从来不会说被自己操死了,也从来没有夸奖过自己很勐。

    最多就是亲下自己的脸,笑一笑。

    这在鸣远看来就已经是最大的奖赏了。

    就在雪儿的高潮就要来临的时候,俊豪突然拔出了自己的鸡巴。

    下了床,坐在了梳妆台前。

    俊豪鸡巴的突然拔出。

    雪儿下体突然失去了充实感觉的,不惊大声的叫了出来。

    随后目光看向了俊豪。

    目光里满是浓浓的情意与性欲。

    “怎么啦,老公”

    “你不是说要洗澡吗?不是说我不能做那么多吗?”

    “讨厌!”

    雪儿来到俊豪的面前,抓着俊豪的鸡巴就往自己的小穴里塞。

    “啊……舒服……”

    在肉棒进入的雪儿的身体里的一瞬间,雪儿发出了幸福的呻吟,紧接着,雪儿就坐在俊豪身上,身体不断的起起落落,啪啪啪声音此起彼伏。

    俊豪从梳妆台上拿出了准备好的卸妆棉,一手扶着雪儿的脸,一手小心的帮雪儿卸着妆,雪儿则专心致致的做着爱做的事。

    鸣远看着雪儿在空中飘荡的长发,不断抖动的乳房,看着那红红的脸庞,那充满欲望的双眼,鸣远不敢想象这就是他以前认知的那个雪儿。

    “雪儿,你是我老婆了吗?”

    “是……我是你老婆”

    “你是谁老婆?”

    “我是杨俊豪的老婆,啊……”

    雪儿陷入了疯狂,身子的起落不断的加快,快到俊豪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扶着雪儿的腰,配合着雪儿。

    “那钟鸣远是谁?”

    “啊……他是……我老公……豪老公的弟弟……是我小叔子……啊……老公……雪儿又要到了……”

    “鸣远比我还大,怎么会是我弟弟呢?”

    “因为……啊……好涨啊……因为……他的鸡巴没有有……啊……没有……豪老公的大,因为他的鸡巴小……啊……所以……他是你弟弟……哦哦哦……斯……”

    鸣远不由的跪在了雪儿和俊豪的脚下,那雪儿的小穴和俊豪鸡巴的结合部,冒着滚烫的热气,泛着汩汩的白浆,滴落下来,滴在鸣远的头上。

    俊豪勐的插了几下雪儿,然后又快速的拔出,雪儿的小穴勐的喷出大量的水,白色的阴水夹杂着雪儿失禁的尿水,喷在鸣远的头上,让鸣远感觉自己的魂体多了不少的力量。

    那种轻飘飘的感觉也少了一些,脚底也能感觉有点力气的接触着地板。

    鸣远一手抓住了雪儿一只小脚,丝袜传来的丝滑触感,让他暗爽不已。

    “啊……啊……啊……好舒服。”

    比刚才更大的声音从雪儿口里传出,没有任何压抑。

    “舒服吧,老婆,老公厉害吧”

    “嗯,老公好厉害,雪儿真的好舒服啊”

    雪儿越来越顺着俊豪的话了。

    “老婆,你舒服了,老公还没有呢”

    俊豪顶了顶鸡巴,又插回了雪儿的身体里。

    “老公,我不行了,没有力气了”

    雪儿紧抱着俊豪,身子软软的上下动了几下。

    浑身象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都是汗水。

    俊豪摸着雪儿的后背,爱惜的慢慢站了起来,抱着雪儿进了洗手间,调好热水,就这样抱着雪儿,鸡巴插在雪儿的身体里,站在花洒下,热水流在俊豪和雪儿的身体,也淋在两人脚边跪着的鸣远。

    俊豪很快的帮着雪儿洗好了澡,将两人身上的水珠擦了干净,将雪儿放到了床上。

    如果不是雪儿还在起伏的胸脯,鸣还真要以为雪儿要出什幺事了。

    俊豪扶着鸡巴,又塞进了雪儿的身体里,雪儿下意识的哼哼了一下,又睡了过去。

    鸣远看着红被子盖着的两人,心里说不出的愉快。

    雪儿,从今天开始,你正式是俊豪的女人了。

    好好享受你的爱情生活,享受性福吧。

    相信你一定会是以一个全新的你回到我的身边的。

    鸣远刚闪过这一念头,就一阵的眩晕,当鸣远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本体里。

    裤裆里,满满的全是精液,踉跄的来的浴室,睡着在浴缸里,那温暖的热水,让鸣远有了回到妈妈身体里的感觉。

    只是这梦里的妈妈怎么越看越像何媛呢?这一晚翻腾到精疲力尽的还有何媛和曦涵。

    身上的男人象是打了鸡血似的,不停的换着各种姿势,从床上到床下,从房间到浴室。

    两男孩,不应该说两男人把自己的女人干的是连连叫喊,彻底的放纵,尽情的做爱。


如果您喜欢,请把《嫁妻》,方便以后阅读嫁妻嫁妻(5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妻嫁妻(56)并对嫁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