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称皇

C.10重返铸剑阁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徐行之 本章:C.10重返铸剑阁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在寻至武学之後,h傲便与萧白两人兴高采烈的回到了住处。

    在回至住处後,h傲就忍不住向萧白询问方才铁长老的所言究竟何意。

    萧白大笑两声,便仔细与h傲解释了起来。

    原来啊,这成为了黑衣弟子,虽然是免了之前杂役时的粗活,但却也不是一点事情都不用做的。

    不做担柴挑水这等粗活,要做的就是解决宗门任务,例如:「护送压镖、追缉大盗或寻草问药,更难的还有以一人之力剿灭山寨、斩杀魔道凶徒等等危险任务,反正做这些任务主要的目的就是行侠仗义,彰显宗门的正道威名就是了。

    简单的说,宗门便是靠着这群黑衣弟子时时在江湖上活动,以此来维持着自己正道大宗门的名声,从而获得更多的资源,有了更多的弟子,形成一个良X的循环。

    「原来如此!」h傲了然的点了点头,的确宗门不养闲人,这麽大的一个宗门,如果不接些任务赚外快和名声,想来也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不过h兄你暂时不必担心,刚晋升成为黑衣弟子,是会有一段缓冲时间让你练功的,毕竟黑衣弟子做的任务大多都得动刀动枪,若是没有一身好功夫,出去也只是平白堕了宗门的威名,反倒得不偿失。」

    「萧兄,那不知这个时间是多久?」

    「三月,整整三个月,可以让你专心习练你刚拿到的功法武技。」

    「三月啊......」h傲m0着下巴,嘴里咕哝着什麽,後他似乎又转念一想到了什麽,便又直接问道:「萧兄,我现在成了黑衣弟子,还能再去我之前做杂役的那地儿吗?」

    「你说,铸剑阁?也对,你毕竟选了一本铸剑经的功法,不过三月後,你就得出宗门去执行任务了,我建议你还是先把你那本步法给练熟练好,这才是能直接增加你战力的,而铸剑,之後若是你真的对这有兴趣,再学也不迟啊!」

    「萧兄,你说的道理我都懂,但现在我就想问,我还能不能再去那铸剑房了?」

    萧白见了h傲的执着样,也知晓他是不撞南墙不罢休了,便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一般来说,是不行的,但,唉,h兄你真要去的话,我会帮你安排好的。」

    h傲闻言脸sE一喜,当即拱手谢道:「萧兄你真的是帮了我大忙,有此好友真的是我三生有幸,今时已晚,我也就不再打扰萧兄了,多谢。」

    说完h傲便转身回房准备钻研那两本功法去了。

    萧白看着他的背影,嘴中喃喃道:「希望h兄他能早点醒悟,要知道宗门为了增加门下弟子的历练经验,每个人第一次的任务都会是实打实的战斗厮杀,所以这初次任务伤亡率一直都是最高的,h兄他的实力若是不提高,那怕是危险了啊......」

    「龙门关,龙门关,这鱼跃龙门,跃过便化龙,而跃不过也就只能沉屍江底了......」

    萧白说着说着,声音越发的小声,直至最後什麽也听不见,夜晚,又重新恢复成了一片静寂。

    ......

    房内,h傲望着他亲自挑选的两本功法,视若珍宝的将它们给捧在手掌心,他先放下了铸剑经,因他想着明天去铸剑阁时再来好好钻研,所以他便打算今晚先将整本痕星北斗步给读个通透,这样也许明早他行路时,便也能顺带练习这步法了。

    在经过一番详读之後,h傲算是了解了这痕星北斗步该如何习练了。

    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用特殊的运力方式脚踩星辰方位而已,当然这只是最浅显的步法运用,後续需要内气的部分,由於h傲还没有,所以他也并不知晓这功法的真正威能所在。

    这部分就得等到日後才能知晓了。

    ......

    翌日,天sE才刚微微亮起,h傲便JiNg神抖擞的从屋里出来了,看他这个样子,一准是对今天要开始修练而感到兴奋。

    在打完水洗脸之後,h傲直接迫不期待的抓起个馒头,就直接向着铸剑阁冲了过去。

    路上很明显的可以看到他是用很奇妙的运力方是在行走,每一步每一步之间跨距变得极大,h傲一步踏出便能横跨三四公尺,并且速度b起正常走路还要快多了。

    至少上次他从小院里赶到铸剑阁时,可是花了一个时辰,而这次半个时辰便到了,时间缩短了将近一半。

    唯一的缺点就是T力消耗有点大,这时h傲整个人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累得他赶忙将手中的馒头给嗑掉,原本出门所携带的那几颗大白馒头,转眼间就消失在了h傲的口中,可想而知他这一路运劲跑过来是消耗了多少T力。

    当然,也取得了实实在在的进步就是,君不见原本不熟的步法,在h傲这样不停的练习下,已然熟练了许多,虽然依旧显得不堪入目,一点飘逸之气都没,但已渐渐能看出h傲脚下有星辰排列的样子;况且h傲总觉得他的双腿突破了某种极限,至少他在运转劲力时总觉得更有力,更加轻盈了。

    这也让他更加确信了,修练是可以融於生活中的,当然因此造成了之後蛮长一段时间,h傲都以此方式移动这一点就先暂且不提。

    现如今h傲重回铸剑阁,虽然时隔没几天,但他已然从当初的小杂役,一跃而成了黑衣弟子,他心里想,不知当初与他一起打铁炼胚的阿福如金会有什麽反应。

    说起来,阿福还是他铸剑的启蒙导师呢,而且当时与众黑衣弟子那一战,若是没有先在此入手了一把短剑,那他赤手空拳的,现在肯定早已经凉的彻底了。

    而那把短剑,就是阿福用炼完长剑後所剩下的一些残余铁料炼给他当见面礼,让他顺着带出来的,想到此,h傲m0了m0头,决定等会一定要好好谢谢阿福一番。

    念及於此,h傲想他在此也是人生地不熟,索X便直接往有过一面之缘的林坚的铸剑房里走去。

    甫一推开门,一如h傲所想的一般,房内仍旧只有那两人。

    面对h傲突如其来的推门而入,本来高举手中玄铁重锤的黝黑大汉,动作倒是一时在半空中悬住不动了起来。

    林坚心里是不太舒服的,他始终认为铸剑是一件神圣的事,当然,所有的铸剑师也都是这麽认为的。

    所以他很讨厌在他铸剑时,被人给从中打扰,对他来说,不能全心全意将剑给铸好,那还不如不铸,不能全心投入自己所做事中的人,注定没法有多大成就,林坚他一直是这麽想的。

    而如今他定神一看,发觉推门而入的竟是前天好不容易才来报到,而後昨天立马旷工的h傲时,就已经可以知晓他心里会有多麽生气了。

    「你居然还有脸再来这里!!」林坚脸红脖子粗的向h傲喊道。

    他还从没见过这麽不要脸的人,原本他听阿福说h傲打铁打的还是挺认真的,心里还挺高兴,没想到昨天立马就被打脸了。

    「像你这种这麽没有纪律的人,我们这不需要!我会去跟长老说的,就算你是莫长老的人,也休想继续在这待下去。」

    h傲一进门便被林坚的一番怒骂给吼的懵了神,他心里想,是的,我昨天的确是没来,但昨天就已是黑衣弟子的他,其实本就不用继续来做这杂役的活才对,这林坚师兄应当是不知晓这点,方才会发这麽大的脾气。

    那我跟他解释一番好了。h傲转瞬间便做出了决定。

    「那个,林师兄你看......」

    h傲话音未完之际,林坚似是已经怒到极致,再也忍受不了他心中h傲这般品X的人在此玷W他的铸器间,他便大声怒吼着,竟是直接就向h傲出了手。

    「你给我滚!!!滚出我的铸剑房,你这偷J耍滑之辈!!」

    林坚的神情简直如疯似魔,从一旁阿福惊骇的表情,就可以得知,恐怕这也是他第一次见林坚气成这副模样。

    林坚就这麽直挥起手中的重锤直直朝着h傲横挥了过来。

    h傲见状,眼神一缩,他都还没来得及说什麽呢,林坚就出手了,他根本没有办法解释。

    面对即将迎身的重锤,h傲下意识的使出了他今早来此一路上所练的新武学「痕星北斗步」,不知是因为生Si关头有了压力,还是这步法本就是主小范围的近战腾挪,他这一使出来,效果竟然b整个早上赶路时还要好的许多。

    只见h傲整个人就如同一道流星一般,步伐横斜着划出了一道星痕,他整个人的身躯向後躺着,但身形却反而朝前直行,而那重锤就在他这闪电般的反应中,仅仅直从他x前横扫而过,只擦破了h傲x前的一点衣衫而已。

    林坚虽然隐隐约约觉得h傲能做出这般反应有些不对,但他此时正处於被怒火冲上脑袋的状态,所以他想都不想,便又是由上而下一锤砸了过来。

    但在场的人可不只有林坚和h傲两人,阿福他也是在场的,说实话阿福在见到h傲竟能躲过林坚的一锤,心里头是十分震惊的,他明明就记得前些天,h傲还只是个连力气都b他弱上些许的普通人,怎麽今日一下就拥有如此反应,如此速度了。

    他又再定睛一看,不得了,他这才反应过来h傲穿的可是黑衣,腰际也确实挂着标记他身分的令牌,阿福心想,怪不得、怪不得,难怪h傲昨日没有来,他就已经不是杂役了,还来这做甚麽?

    一旁的阿福已看出事情的缘由,至少知道h傲不来是有道理的,但此时正值气头之上的林坚是根本没办法意识到这的。

    h傲内心也是知晓这点的,他明白虽然单纯论力量,他是b不上林坚的,但是胜负可往往就不只是b力量而已,林坚做为一个铸剑师,平素打斗经验本就不多了,更何况他如今更在气头上,失了理智,失了判断,那就不难对付了,至少让他平静下来,h傲还是有这番自信能够办到。

    林坚的身形笨拙,h傲就抓准了这一点,他身形就如同泥鳅一般,钻来钻去,林坚虽然手中重锤舞得飞起,但却连h傲的一丝衣角都碰不着,反而只是在空耗着自己的力量。

    果不其然,没多久林坚就已汗流浃背,x膛也如一个风箱一般,不停的喘着气,随着T能的流失,林坚的眼神也是渐渐的恢复清明,不再像方才那般被怒意给掌控了。

    而h傲此时,也是眼中JiNg光一闪,便迅速闪至林坚身旁,而後伸出掌直向其手腕处一切,林坚只感到手腕一麻,一阵无力後,那原本重锤紧握的重锤便「碰」的一声,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林坚此时还正愣在原地,看着空荡荡的手,而h傲却已经在他面前站定了身形。

    他缓缓的向林坚迈步走来,并向他伸出了手。

    「林师兄,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解释了吧。」

    看着h傲那微笑着的脸庞,一旁将全程收入眼中的阿福早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

    **********

    以下是作者的话,抱歉隔了那麽久才更新,但除了重新思考了剧情部分後,还由於最近忙报告的缘故,还请读者大大多担待,原谅我,感谢。</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傲剑称皇》,方便以后阅读傲剑称皇C.10重返铸剑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傲剑称皇C.10重返铸剑阁并对傲剑称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