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索咒之灯火阑珊

第四十六章––御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伊登 本章:第四十六章––御剑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当真叫严腊?」琅玕皱眉,看着那把森冷仙剑,有些婉惜的叹了一声。

    「师父觉得何处不妥?」张禕夔一面正经地问着,似乎没有察觉这个名字有任何问题。

    确认过小徒儿的眼神,那澄澈过头的双眼,可不像在开玩笑。让琅玕不忍斥责,也不知如何斥责。

    「严腊啊!严腊!这便是你的命运。」於是就只能委屈一下这把仙剑了。

    接过张禕夔恭敬递过的严腊,琅玕仔细端详着,清澈如镜的剑身映出琅玕的花容月貌。

    剑柄没有特殊雕花,土里土气的黑褐sE,剑身倒是完好无损,纵使经过时光风化蹂躏,光亮锐利如新。

    看来小徒儿是挖到宝了,是个懂得保全自身、颇有灵X、甚至有点洁癖的仙剑呢!

    琅玕右手握拳,些许光芒从指缝透渗出来,再摊开手心时,手中卧着一张符簶,她喃喃念咒,不一会儿那张符簶轻轻扬起,飘飘忽贴上严腊锐利剑身,一触及,像滴水被土壤x1取那样,消失殆尽。

    然後这严腊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飞离了琅玕的掌控,端正不阿的立於地面。

    「小徒儿,你这把剑可有脾气了!现下就得劝得它为你所用。得有耐心些,这种灵X高的仙剑威力通常都b较强大,於你而言倒是好事。」琅玕轻声向张禕夔说道,一边向严腊gg手,而它旋即会意,踮着剑尖朝琅玕靠近几步。

    「说吧!严腊待如何才为小徒儿所用?」琅玕凝神,一脸认真地盯着严腊,一副谈判的做派。

    一旁的张禕夔像看到了奇景,一双眼睁的老大。

    严腊彷佛听懂了琅玕所言,踮着剑尖又退後了几步。

    「别这样嘛……你想想,当初打败你前主的就是前任妖神竹上雨,而本妖神是取代竹上雨的,自然更强罗!这位是本妖神的小徒儿,就算现在不强,往後也会强的。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身为仙剑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站对位置千古留名。难不成你要继续活在剑冢里面,在那儿的可都是失败者。」琅玕苦苦劝到,严腊似乎也迟疑了一番,好像在思考似的。

    这什麽世界啊?一把剑也会思考?张禕夔敲敲自己的脑袋,想来在这个世界中也没有什麽是不可能的。

    严腊『思考』了一番之後,用自己的剑尖在地面上画了几笔,凑过去看,那是个端正不阿的『友』字。

    「哇!严腊兄也是X情中人啊!」琅玕脸上毫不敷衍地诠释出惊叹的神情。「人说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这言行正直、诚实为信的『直』、『谅』两点,本妖神可以为你打包票,小徒儿绝对是上上之选,只是这两点可能要长期相处才能领会。至於『多闻』这一点嘛——现在就可以测试一番。」

    这严腊不甘於只当一把剑,不愿认主,只愿和使用它的人并肩而站,成为最好的队友。这把剑真有骨气!张禕夔在心中佩服着。

    「好了,现在是机智问答时间,准备好就开始!」琅玕突然拍着手吆喝着,催促着身旁的张禕夔前去与严腊并排而站,张禕夔被赶鸭子上架,一时之间也没会意过来,但严腊却是踮了一下剑尖,代表已准备就绪。

    「第一个问题,请问,这上天下地四海八荒,最美丽的nV人是何人?」琅玕负着双手,一派清幽来回踱步,不时露出得意神情。

    严腊选手没有迟疑太久,剑尖一挥,两个端正的字T深刻在地面上。

    而张禕夔选手蹲在地上,想着要写上谁的名字,却是想破脑袋,戳着自己的眉心发楞。

    「很可惜,第一回合是严腊选手获胜!」琅玕一脸惋惜地看着张禕夔无助的脸,然後张禕夔有些不服气地看向了旁侧地面的字T。

    端正不阿的『琅玕』二字,神气的出现在地面上。

    「小徒儿这是什麽神情,为师可是公认的!你自己有眼无珠,怪不得别人!」琅玕一边叹息,一边假装痛心疾首的摇摇头。

    张禕夔皱起眉头,开始觉得这一切的一切只是琅玕的自肥计画。

    「接下来,下一题。请问本妖神豢养男宠的後g0ng名称为何?」琅玕说完对着张禕夔挑眉,像是在说着:『怎麽样?这题简单吧!』的模样。

    张禕夔不语,只是皱着眉头,在地面上写上『读书舍』的三个大字。

    想当然耳,当初严腊被弃置於此处,那是连琅玕都还没成妖神前的事,它自然不会知道她豢养男宠,更不能得知其後g0ng称谓了。

    这题严腊没有做答,剑尖向张禕夔跳了几寸,像是在看他的解答,然後迟疑了一阵。

    虽然仙剑严腊没有神情可言,但张禕夔总觉得这把剑对他营造出某种敬佩的氛围,好像他真的很博学多闻,知晓很多它不知的事物似的。

    「这题是小徒儿获胜,目前两方平手,最後一局定生Si罗!」琅玕欢脱吆喝着,似乎对这场游戏乐在其中。

    当然小徒儿仍旧是一脸无奈,而严腊认真乖巧的又踮了一下剑尖。

    「最末一题,请问,本妖神喜欢蒸螃蟹还是吃烤鱼?」语一落,琅玕换上兴奋异常的表情。「这题限时,倒数十、九……」

    张禕夔又开始戳自己的眉头,这琅玕从未在他面前吃过这两样东西,除非神通,不然怎麽推知这题答案?

    仙剑严腊也遭遇相同问题,剑尖一次次顿地,犹豫着要猜哪个答案。

    「五、四、三、二……」有人欢天喜地的倒数着。

    严腊被b急了,随意猜测,写了个『蒸螃蟹』三字在地面上。

    想来不论怎麽猜,都还有一半的机会猜对的。

    而犹豫不决的张禕夔选手,时间都已结束,仍是皱着眉头,把自己的眉心戳出红点,地面上没有任何做答痕迹。

    琅玕在他俩之间来回踱步,露出浅浅一笑。

    「抱歉严腊兄,这题是小徒儿获胜了。」语毕,一人一剑表示愕然,那人是瞠目结舌,那剑是踉跄yu倒。「本妖神可不喜海鲜,这题不做答才是正解。」

    说完琅玕又一挑眉,这一挑眉彷佛在表达着:『怎麽样,为师待你好吧!知道徒儿的X格进而为你量身打造题目,这该怎麽输!』

    张禕夔看到琅玕的表情,脑中立即有她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又蹙紧了眉头,迅速阻绝了自己脑中运转不休的胡思乱想。

    而严腊佩服的五T投地,飞也似的向张禕夔瞬去,剑柄正对他的虎口,然後就待在他的手中不再动弹。

    琅玕的神情b张禕夔还要欣喜,就差没有跳起身来拍个手庆祝一下了。

    她当然开心了,这是第一次她和小徒儿一齐携手达到目标,虽然小徒儿总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彼此的关系多少还是往好的方向去了吧!

    「多谢师父。」看着她灿如桃李的笑脸,张禕夔礼貌的低首一揖,表示敬意。

    「好说好说。御剑第一步,剑终於找到了,接下来第二步,跟为师背御剑诀……」琅玕开心起来,语速飞快,劈哩啪啦念出一大串。所幸张禕夔专心致志,加上天赋异禀,听过一次就把复杂咒文背清楚了。

    「严腊,起——」琅玕拉着徒儿一同踏上严腊。严腊果然是好骨子的仙剑,载着他们俩仍是稳如泰山,跟着指令缓缓升起。

    张禕夔虽然想认真投入御剑练习中,但看着自己的手臂被另一白皙小手抓着,脸上不自觉一红。

    他们分明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这点小举动怎麽会让他这麽反常呢?

    虽然男nV授受不亲,但师父此举也是为了他的安危,不是刻意要非礼他,所以他不排斥也无从反对。

    「换徒儿试试可以飞多高。」琅玕御剑飞至半空,转过身来要交bAng给张禕夔,却发现徒儿神sE有异。「怎麽啦?盯着为师的手做什麽?」

    张禕夔不语。

    琅玕啊了一声,旋即会意。

    「小徒儿这一点都不给碰啊!这样闹别扭!」她轻哼一声,还是乖乖解开手。「那徒儿自己小心,别掉下去罗!」

    看着被解开的手,张禕夔微微诧异,垂首。

    「还不开心啊……」琅玕又捕捉到徒儿细微表情,皱着眉暗自苦恼着。「不碰不碰,为师当真不碰你啦!」

    张禕夔不回话,只是默然以对。

    见徒儿又不理她,她也只能自顾自的叹口气。在空中看着这一大片繁茂景盛,也是不同感受,不同层次的美感。

    平日里热Ai步行,细细品味着自己创造出来的山景,今日於空中所见大有不同风味,仍是美的如同仙境。

    不!仙境什麽的她可待过,就只是无聊清冷的地方根本也没什麽,哪b得过她亲手栽的一草一木一花一世界呢?

    她一边佩服着自己,一边御着严腊环山绕着,速度虽然不快,但张禕夔头一回御剑,又失去了琅玕抓住他的手,他摇摇晃晃地试图取得平衡,却还是倾身yu倒。为了自己的安危,张禕夔红着脸,握住了琅玕一处衣角。

    「那里就是咱住的逆风g0ng,而旁边呢……」一开心琅玕便转过身来,再次打破沉默,想跟小徒儿好好介绍下妖山的环境。没想到一转身对上的竟是张禕夔红到不能再红的脸面。

    目光向下,看着自己被轻轻拉起的一处衣角……

    她笑到岔气,心神大乱,严腊也跟着激烈摇晃着。

    张禕夔紧张,越捉越紧,却只看见师父捧着腹,笑到眼角泪直流……

    严腊无人掌控,无所适从,琅玕笑的花枝乱颤,脚底的震荡让严腊向下一翻……

    //

    好像断在一个很不应该的地方,伊登先来认错给大家跪

    下一章依旧是幻境接续下去,会快快码完字丢上来的()

    p.s不要寄刀片给我呜呜</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株索咒之灯火阑珊》,方便以后阅读株索咒之灯火阑珊第四十六章––御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株索咒之灯火阑珊第四十六章––御剑并对株索咒之灯火阑珊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