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的金币

三叔的金币(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justis 本章:三叔的金币(5)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2020年9月2日姚远为了后面方便行动,特地租了一个车。《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这辆老捷达时不时就歇火,好在姚远不差钱,所以干脆不熄火在车里开着空调刷抖音。

    “857!857!”

    刷到一条一个小姐姐蹦迪的抖音,姚远被这个领舞的黑衣小姐姐给吸引了。

    如果是以前姚远,是绝对不敢有非分之想,可是找你有了三叔的一百万加上手上的火字币加持,姚远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信心!看了一下这个857妹子的位置,离自己的位置不算远。

    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呢……正当姚远分神时,窦玲下了楼。

    窦玲平时出门,都是西装套裙配丝袜,不磨脚的小高跟。

    还会保持把头发盘起来的习惯,是她作为前美女主持人最后的倔强!姚远发觉窦玲出门,看了下时间,却不是该接孩子的时候,现在离接孩子还早两个小时。

    “肯定是有事了!”

    姚远心道。

    看着窦玲招了一辆出租,他也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车走了半个钟,离城市越来越远,一头扎进了一条小路,来到一处看起来像是休闲公园的地方。

    窦玲下了车,下车的时候,她还从包了拿出了一个大到可以遮住半张脸的墨镜戴上。

    姚远心道:“这是要会奸夫啊!”

    姚远掏出他刚买的mate40拍了张照,然后靠边停在了出租车后边。

    出租车停在路边等,想必是窦玲吩咐了等她。

    待窦玲走远一点,姚远下车,拿块红布在袖子上一绑,面露凶色,像个江湖大哥迈着258万的步子,走过去敲了敲出租车的车窗。

    出租车揺下车窗,看到姚远这副惹不起的样子:“干啥呀,大哥!”

    姚远提了提气势,道:“停车费!”

    出租车司机赶紧递烟,道:“大哥,我就等个人。有个小熄妇让我搁这等下她!”

    “停车就得收费!要不你马上走!停车一百!”

    姚远狮子大开口道。

    “大哥,您这啥停车费?哪有一百的!”

    出租车司机辩解道。

    “还给我这瞎比比,二百!”

    “大哥,您这还怎么坐地起价呢?”

    出租车司机就没见过这么豪横收停车费的。

    “三百!”

    姚远不和他多说,又加一百。

    “大哥,我走!”

    说着,出租车司机就一熘烟跑了。

    眼看吓跑了出租车,姚远赶紧去公园里抓窦玲的奸夫。

    公园并不大,没几步姚远就找到了窦玲。

    此时的她,正坐在长椅的一边,看着眼前的湖水,多愁善感。

    姚远赶紧找了个地方蹲着,悄咪咪地观察着。

    没过一会,远处走过来一个精瘦的瘦子,也戴了一个大墨镜遮脸。

    不断地左顾右盼,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像间谍接头一样坐在长椅的另一头。

    姚远隔着有点远,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一开始窦玲还是不紧不慢的在说些什么,而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在等待这什么。

    窦玲见高瘦男子没什么动静,有些生气,不管不顾地站起来冲着高瘦男子大吼:“逼急了我,我就把黑了入会费的事统统捅出去!”

    高瘦似乎受到了歇斯底里的窦玲的一些震动,也跟着站了起来,抬手似乎想要把窦玲拥入怀中。《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姚远抓住这个时机,拿出手机准备拍下来。

    就在姚远咔嚓拍下一张时,高瘦男子似乎受了什么惊吓,居然丢下了情绪失控的窦玲,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姚远赶紧缩下身体,心道:“难道我暴露了吗?”

    再确认高瘦男子不可能看见自己之后,姚远再冒险看去,高瘦男子朝着远方一处林子里走去。

    林子里好像有一辆红色的车,在那等着他。

    姚远的手机可以放大50被对焦,一步步放大,让姚远看到了停在林子里的是一辆红色的宝马mini,顺带让他拍下了车牌号:“J25643.”

    姚远眼看窦玲要动了,赶紧提前摸回了自己的老捷达上,准备着下一步。

    窦玲失魂落魄地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她把自己的上级唐总给约了出来。

    其实,他对唐总“教主已死”

    的说法是有一些疑问的。

    因为他们这部分,截留了不少的入会费,没有交给上面。

    窦玲也分到三百多万,这么多钱她一直觉得“上面”

    会有人来查,后来唐总告诉她,教主已死,协会解散的时候,她是松了一口气的,可以光明正大的花这笔钱。

    而今天唐总的变现更是让她失魂落魄,唐总来见她,没说一句话,就担惊受怕的跑了,这让她心中的怀疑更加严重了:“难道教主已死是假的,他亲自来查了?”

    对这个神秘的教主的能力,她是心中总是有些敬畏。

    虽然她不是迷信,但是她总觉得这个教主一定有什么奇异的能力,不然怎么会让这些她手上的金币,拥有特别的运气。

    叮叮叮……手机的定时闹钟把她从失神中拉了回来,到了她要去接孩子的时候了。

    她收拾心情赶紧往回走,结果答应等她的出租车不见了踪影,只见一辆老式捷达停在路边。

    这个公园比较偏僻,不然也不会约到这里来见面,四下没有其他车,窦玲只好壮着胆子上来敲那辆老式捷达的车窗。

    “师傅,你有看到停在这的的士吗?”

    车窗摇下,姚远早就酝酿好了状态,一副吊儿郎当像道:“没看见!姐,要打车吗?去哪儿?”

    窦玲四处看看,这周围也没有其他车。

    姚远不忘再补一刀:“别看了!这平时没几个人来。你能遇上我都是运气,不坐我就走了!”

    窦玲思考再三,最终还是从随手的小包里,掏出一张红色的一百道:“师傅,去市六小,一百够了吧!”

    姚远爽快地接过那一百,道:“上车!”

    窦玲非常警觉的选择了后座,上车之后,窦玲还不忘撩动一下自己的头发……黄哥对窦玲的疑问越来越大,但是他不敢直接问窦玲。

    说起来,黄哥还是挺怕窦玲的,别看窦玲平时挺文静的,几次和黄哥吵架急了,都是去厨房抄起菜刀要砍人的那种。

    他没有抓到实证,实在不敢开口。

    所以他去找一个绝对知道内情的人,赵白露。

    他借着打麻将的由头,想要到赵白露家里来问出点什么。

    可是来了赵白露这,砸了半天门却没有人应。

    按道理这会,赵白露的怂包丈夫杨大伟已经出车了,赵白露的牌局应该开始的时候了。

    “难道是上次输的太多,从此收山了?”

    黄哥心里想着,手上却打个赵白露的电话,电话嘟嘟半天,赵白露终于接起来了。

    “黄哥,什么急事找妹妹啊!”

    说话的时候,赵白露似乎喘着粗气,有些不正经的感觉。

    黄哥没有关那么多,直接问道:“露露,今天不打牌了啊!”

    “不打……不打了……今天……我有事!”

    赵白露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了,黄哥似乎听出了点异样,调笑道:“呦,这是又出去找男人了吧!”

    “讨厌……你……轻点……舔……”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让黄哥激动的娇羞之后,就突然挂断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黄哥心中挠痒,暗道:“妈的,总有一天要把你这个小骚蹄子安在老子胯下!”

    牢骚还没发完,这时他的电话又响起来,他看是个陌生号码,接起来一听:“喂,您好,您是黄安安的父亲吗?”

    “我是,你哪边?”

    黄哥听到女儿的名字,心里提了起来:“这会女儿不是应该和窦玲在一起吗?”

    “您好,我是您女儿的老师,我姓宋!您妻子今天已经超过一个小时没来接孩子了。她的电话也打不通……”

    “什么!”

    听到女儿口中的宋老师原来是一个女人的时候,心里的一块巨石落下,可是紧接来的是窦玲失踪的消息,却让他心提到了嗓子眼。

    “您能来接下孩子吗?我们这边要准备下班了!”

    电话那头的宋老师催促道。

    “好,我马上来!”

    说着,黄哥就下了楼。

    给窦玲的打去电话,结果却是关机状态。

    另一边,赵白露在舒爽一发之后,酝酿的蜜汁喷射了出来。

    而她身下的身影,却灵活一个翻身,让她的潮吹悉数喷到了床单上。

    黑影站起身,却是一个玲珑有致的身材。

    在赵白露爽完之后,开灯,这才看清黑影居然是个染了黄头发的妹子。

    妹子的有别于赵白露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一身黑色露脐上衣加上黑色工装裤配长靴,像是一个要出去蹦迪的野妹妹。

    如果姚远在这里,他一定惊讶眼前这个妹子,就是他刷抖音刷到的那个857妹子。

    857妹子给赵白露点了根烟,然后道:“给窦姐打电话,话让我来说。”

    857妹子像一个江湖大姐的气势,驱使着赵白露给窦玲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关机了!”

    赵白露的电话打不通,骂道:“靠,不会把老娘给拉黑了!”857妹子掏出她的手机,道:“我来打!”

    得到一样关机的消息,两个人面面相拒!窦玲怎么回事?此时的窦玲也才是刚刚醒过来!醒过来的窦玲,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只记得自己上了一个车,然后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昏睡过去。

    她只记得这些了!眼前是昏暗的灯光,像是一处废弃的厂房。

    发现自己被胶带反方向绑在椅子上的窦玲,挣扎几下,却始终挣脱不了。

    这时,窦玲才注意到,黑暗中坐着一个默默看着他的人。

    仔细辨认,正是那个私家车的车主。

    窦玲赶紧开口道:“你要钱吗?我钱包里有的你都可以拿走,你想要更多,也可以拿卡去取!”

    黑暗中的姚远没有说话,窦玲把他当成了一般劫匪。

    姚远点了根烟,然后抛出自己手里这枚在黑夜中,依然发着金光的火字币。

    窦玲终于看到了姚远手里的那枚金币,内心中的惊恐到了极点,自己担心的最坏情况出现了,哑然失声道:“教……教主!”

    姚远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静静的抽完这根烟,他需要给窦玲惊恐的心态一点时间,让她在惊恐中失去理智。

    “你的币呢?”

    姚远开腔道,他选择了直入主题。

    “我……我……没带!”

    窦玲撒了一个不高明的谎。

    姚远肯定不相信她说的话,而是改用最直接的方式沟通。

    他拿着手里明晃晃的美工刀,朝着窦玲走去。

    “赵白露说,你们喜欢把金币藏在身体的要紧部位,觉得可以提升金币的运气!赵白露用奶子夹着,你会不会?”

    说着,姚远就用美工刀挑开了窦玲内搭白衬衫的扣子。

    露出里面黑色蕾丝边的胸罩,和包裹着的挺立着的“胸器”。

    窦玲的胸型不像赵白露那样硕大,但是保养得力的她,胸型确实可以挺立的,而不像赵白露那样已经微微下垂。

    姚远用刀抵着窦玲胸罩中间的纽扣,窦玲居然开始求饶:“不要,求求你,不要!”

    “不要?”

    姚远呵呵发笑,说着用自己的手机,播放一段视频。

    视频是姚远剪辑过的,只是从窦玲的主持视频中截取了一段,里面的窦玲喊出了那句豪言壮语:“不是教主屌断,就是我的逼烂!”

    姚远特意讲这句话放大了音量,鬼畜播放,窦玲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心中唯一点残存信念破灭。

    她像一个贞洁烈女,被别人扒光了衣服丢到了大街之上。

    看着已经瑟瑟发抖的窦玲,姚远一笑,知道已经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

    嬉笑道:“你不是要我的屌断吗?它现在就在你面前!”

    姚远的裤裆早已经鼓得老高,把紧身的牛仔裤撑起了一个小山丘。

    姚远收回了手机,把自己的裤裆向前一顶,正好对准了窦玲的嘴唇的位置。

    然后,既不解开裤裆,也不指示下一步动作。

    窦玲天人交战一番,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脱了。

    只好伸过头去,用牙齿咬住姚远的裤链,熟练的拉了下来。

    姚远的老二,像一条大黑蟒出洞似的,顶在了窦玲的嘴边。

    姚远在窦玲醒来之前,就把里面的内裤给脱了,就为了等待这一刻,看窦玲那种,惊恐中居然还带着一点欣喜的淫妇表情!窦玲用嘴唇先亲了一下大蟒蛇的侧面,然后扶着姚远的大蟒蛇起来一个翘起的角度,好让她从下往上舔。

    窦玲从大蟒蛇左右两侧发力,一路寻路而上,却发现姚远是天生的包皮,在勃起的状态下,依然没有露出龟头。

    窦玲突然有了一点想报复的心理,她没经姚远同意,直接舔了一下包皮的末端,然后用舌头伸到包皮里面,让舌尖点缀着马口。

    这样轻轻的点缀,让姚远感觉一丝冰凉酥麻从马口传来,姚远不禁感叹:“好活!不知道你的老公女儿,知不知道你的口活这么好!”

    刚刚得到表扬的窦玲,却抓准姚远舒爽的瞬间,用嘴唇推着包皮外侧,一口撸到底,把姚远的包皮彻底翻了过来,姚远老二的龟头,彻底暴露在窦玲的口舌之间。

    姚远被突然翻过来包皮火辣辣的刺痛,从舒爽中醒来,下意识以为窦玲要咬断自己的老二,连忙一把从窦玲的空脱身出来。

    姚远后退几步,瘫坐在之前的座椅之上。

    他看了看已经软下去的小老弟,确认完整,没要被窦玲给咬断一截。

    再抬头看向窦玲,却发现她眼神中透出一种刚毅,似乎要有一种要和姚远鱼死网破的架势。

    “呵呵,妈的,贱人!”

    姚远上去就给窦玲两个大耳光。

    受了两个打耳光的窦玲,气势还没有消减,狠声道:“你要敢碰我女儿一下,我就跟你拼到底!金币你别想要了,入会费你也别想了!”

    “入会费?”

    姚远惊诧道,但是马上知道自己失言,暴露了自己的无知。

    窦玲也马上意识到,眼前这个“教主”

    并不知道他们黑了入会费的事情,但是话已经出口,只好沉默以待。

    姚远转念一想,就明白了,窦玲藏着一个“入会费”

    的隐情,同时“女儿”

    是她的逆鳞。

    “看来咱们先得谈谈入会费的事情!”

    说着,姚远安抚了自己的老二,拉了椅子,就坐在窦玲对面,转动着手里的美工刀。

    窦玲转过头去,似乎不怕姚远的威胁!姚远正想怎么给窦玲施压,突然看到了窦玲的手机,心里便有了主意。

    他拿过窦玲的手机,开机,果然立马就收到了无数的来电提醒,还有她老公黄哥不断发的短信和微信。

    “啧啧啧,这会你该去接孩子了吧。”

    窦玲听到姚远的话题,便把脸赚了过来,看到姚远在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心中开始有不祥的预感。

    “你老公发了好多消息,要不要看看?”

    窦玲的手机没有设密码,姚远打开微信,看到老公黄哥的消息,一开始都是再问窦玲去了哪,后面发来了一段一段语音。

    姚远点了一下语音,听到的正是窦玲女儿安安的声音:“妈妈,你去哪了?”

    “妈妈,爸爸来接我了!”

    “妈妈,我好饿啊!爸爸去了宋老师办公室好久,都没回来!”

    听到这,后面就没有消息了。

    开始听到女儿声音还很欣慰的窦玲,突然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发着抖,颤颤巍巍道:“教主,求求你!救救……救救我……女儿!”

    姚远让窦玲听到女儿的声音,卸下心理防备,没想到作用这么大,她居然失魂落魄了。

    “我……怎么就救你女儿了!”

    姚远莫名其妙道。

    “那个……宋老师……是唐总的下线,唐总一定是看我没有去接女儿,以为我去找您告密他们黑入会费的事,所以他们一定通过那个宋老师,控制了我老公和女儿!”

    姚远一惊,心中暗道:“这个唐总不是一个简单角色啊!”

    正犹豫间,窦玲完全事态的痛哭求着姚远:“教主,我求求您!求您让我去救我女儿吧!只要我女儿没事,您要金币,您要那笔入会费我都给您!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女儿平安!”

    姚远本质还是一个大好青年,最看不得女人求自己了:“你别哭,我陪你去救你女儿!”

    为窦玲松了绑,窦玲稍微整理一下衣服,因为被绑了太久,窦玲有些麻痹了,站不起身。

    姚远扶着她到了自己的老式捷达车上,问道:“那个唐总这么牛逼?是早上和你见面的那个瘦子吗?”

    听到姚远这么说,窦玲就知道,她早上与唐总会面的时,就被姚远顶上了。

    “唐总是我们SP市协会里的最高领导,以前听说只是一个中学老师。后来被学校开除了,就入了黑道,贩毒杀人放火,什么都干,后来入了协会。其他的勾当都不做了,只是偶尔放贷。我就是找他贷款的时候,被他拉入协会的。”

    听完窦玲的讲述,心里怎么觉得这样一个黑道大哥和那副高高瘦瘦的瘦子模样联系不上,便嬉笑道:“你想怎么救你女儿?这个唐总这么牛逼,你不会是觉得我能一个刀枪不入,一个打十个吧。”

    窦玲白了姚远一眼,似乎不想接他的话,拿过她的手机,看了一下消息,道:“我女儿的最后一条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了,他们应该把我女儿和老公,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等着我去找他们,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肯定等着我去找他们!”

    姚远心道:“窦玲这个女人也不简单,临危不乱,思路清晰!”

    “光凭我们两个,肯定不行!必须要有外援!”

    恢复了体力的窦玲,拿出手机就要播电话。

    姚远一把抓住她的手,皮笑肉不笑道:“开免提!”

    没办法,姚远初入江湖,得多留一个心眼。

    窦玲不知可否,电话拨出,姚远看了一下通讯录上的名字“唐沁”,结果电话接通,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大玲子!你终于舍得开机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叔的金币》,方便以后阅读三叔的金币三叔的金币(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叔的金币三叔的金币(5)并对三叔的金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