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密女友(不同结局分支)

我的秘密女友(21T)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时旭 本章:我的秘密女友(21T)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2020年9月2日这真是一个可笑的事情,我从离开酒吧到现在躺在床上都一直在嘲笑这个事情。《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我却是那个答应这个可笑计画的始作俑者,这让回给琳儿的资讯充满了嫉妒的味道。有时候嫉妒只是一种藉口,人总是对新鲜的事物充满了好奇,特别是有那个资本的时候,更加会义无反顾的去尝试。

    一副伪装,一个活动,让人觉得可以欺骗所有,这掩耳盗铃的伎俩看上去充满了幼稚的幻想。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尝试,这种行为就是我时常嘲笑的脑残行为。在那样的故事裡,男主是脑残,女主也是脑残,骗骗小孩子还可以,我怎麽也会这样犯傻?思来想去,还是秃哥的那句话动摇了我。琳儿在我们中间游刃有馀,阿辉即是一颗炸弹,又是一个乖巧的宠物;秦峰也被变成了智商为零,像个神经病一样不停出馊主意。有时候我会想起佩儿的话,有时候我会一个人猜测,但是只要我一见到琳儿,我也会陷入其中。感觉就是秃哥说的那个样子,我熟知的那个女孩并不是她的全部!

    【十九号晚上……】没过几天,我就接到秦峰的电话。

    【我知道了,不过你觉得这样真的可行吗?怎麽感觉和幼稚园玩过家家一样?】我有些不放心的打断他说的话。

    【试一试又不会少块肉,何况我们准备充分,考虑也很周全。不过你也要小心,不要一时间把持不住自己被抓到把柄就没下次了。】秦峰说的语重心长,似乎他就是前车之鉴。

    【嗯,不过为什麽每次有活动都是我晚上要回营的日子,能不能换个日子?】那是我女友,我自己亲自上场当然不会吃亏。

    【李严,这个不是我们决定的,我能知道日期就很不错了,到时候记得早点过来,还是那个咖啡店。】秦峰这是真的把我当成同路人了,说话语气和平时不同了。

    十九号转眼就到了,没有走到山前,不知道山路的陡峭。我并没有告诉琳儿我今天回市区,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咖啡店,心裡不是滋味。等待的时间越长,我的好奇心和不安感就越强烈。当秦峰和秃哥出现的时候,我的脑海裡早就是一片空白了。

    【不是说早点到吗?我都在这裡坐了两个小时了!】我埋怨他们。

    【活动没开始,我们去干什麽?】秦峰似乎刚刚完成了某个大工程,一副有些疲倦的样子。

    【那你们也应该先来这裡,让我一个人坐这裡傻等有意思吗?】我反问他。

    【上次我们坐的比你还久呢!再说,我到这裡陪你,谁去搞定阿辉?】秦峰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阿辉?】这段时间,阿辉有些春风得意,几乎把我这个哥们忘了,真是有些牙痒痒。

    【好了,时间不多了。李严,过会秃哥和你一起去,东西在这裡,你们在门口隔间裡换了衣服等着,开场了再进去……】秦峰说着今天的计画。

    【那你呢?】我总觉得哪裡不对,秦峰不能轻易放过他的行踪。

    【我去挡着阿辉,以防万一。反正他上次活动之后,估计也不会再想去了。】秦峰来不及点什麽,说完就打算走。

    【秦峰,等一等,我要怎麽做?】我的意思是这样的儿戏不是一眼就会被洞穿吗?

    【这你比我厉害,想怎麽做就怎麽做。】秦峰回头,嘴角笑得很邪。

    【哈,还真的给你找了一个这样的头套,哪裡买到的?】秃哥没理会我们,埋头在那裡翻包。

    【这……】我走过去,看到他手裡正拿着一个乳胶做的头套,整个人都懵了。这全黑头套要把整个头都蒙上啊!就开了个嘴巴和鼻孔,眼睛那裡是蜂窝状的网眼,其他地方全都包住,一直到脖子。这难受还不说,最主要的是怎麽看都像是那种成人用品店的货色,这那裡是cosplay,简直是要我去卖身啊!

    【带着应该不难受,这材料平整有弹性,摸着光滑防水,后开隐藏拉鍊基本感觉不到,外塑形基本让人看不出你原来的五官和脸型。】秃哥的眼光就是和我不一样。

    【这个我不戴,看看还有其他的吗?】我连连摇头。

    【还有这个,半框眼罩,意思一下还好,你戴上,我一眼就能认出你。】秃哥说道。

    【这……这算是什麽角色的cosplay?别人至少留个眼睛什麽的……】我简直有些无语。

    【是变装舞会,不是cosplay的活动。】秃哥忽然对我说道,那小眼睛裡闪着异样的光。

    【什麽?!】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越发觉得这是一个圈套,因为我笃定琳儿绝不会去这样的场合!

    一路无语,我的头越来越大,无数次摸了手机,想要给女友打电话,却不知道和琳儿说些什麽。那些我无法面对的事情,我从来不愿意主动去揭开,那样我会很被动,即使本身已经很被动了,我也不会自己去做这样的事情。

    我还在进入酒吧的隔间裡纠结,纠结的事情非常多,最紧急的是我眼前的头套。我调整着呼吸,秃哥默默的站在旁边,他早已经把面具戴上,换好了一身燕尾服一样的服装,应该是某个吸血鬼的装扮,小口袋裡还装着血色手巾。而我穿着黄红色的外套有些紧身,裡面的衣服没有脱的情况下穿着有些偏大的感觉。还有一双二十公分的长靴子,居然是内增高的,就像踩着一双六公分高的高跟鞋。最终,我做出了决定:反正裡面灯光闪烁,昏暗相间,谁看你这头套,戴上。可是自己戴上还真不好操作,因为拉鍊在后面,又是隐形式的,所以我的手臂不好发力,只好请秃哥帮忙,总算是把这身行头搞定了。这时我才发现,秃哥虽然讲话文气十足,长得却十分高大,应该和秦峰差不多,比我还高上几釐米,身子也比秦峰壮硕,感觉身上肉鼓鼓的。

    【是不是可惜我不去做运动员?】秃哥看我打量他,问道。

    【你高中也是体育生吧?】我反问他。

    【是啊,就是这样和秦峰认识的。可是我除了看几本书,其他的都没搞。所以最后没有高考,走自主招生进了专科,就是城南的学院。】秃哥长得有些猥琐,说话却总是那麽清楚。

    【这头套蛮好的,你说的话我都听得清楚。】我指了指自己头上这个光滑的东西自嘲道。

    【进去了,我说自己叫秃哥,可你叫什麽?总不能叫你真名吧!】秃哥想的很多。

    【形象一点,就叫黑头吧!】我继续自嘲。

    【相当贴切!】秃哥赞道。

    酒吧还是唯的酒吧,但是场面却已不是上次那样,更像是万圣节夜裡的氛围。《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随着慢摇的曲子一首接一首变换,灯光一次一次的扫过,没人会那麽仔细的看着任何两个人。我知道故事不会就这样结束,时针跨过最后的山峰,音乐的节奏开始变化,那震动的波浪如同一群群奔跑的野狼,给波及到的每一个人注入野性。

    这鞋子让走路的姿势变得很奇特,每次抬脚都要先动膝盖,不然鞋跟就拖地。走了几步,感觉臀部有些发热,真是奇特的感觉。一想到某些明星好像每天都要这麽出境,真是太为难他们了。

    我的适应性很强,很快就对这身古怪的装扮控制自如,开始环顾四周。这果然不是单纯的cosplay活动,很多人的装扮充满了暗示,就像万圣节晚上的琳儿一样!是啊,既然局面变化了,那琳儿会在哪裡呢?我心裡居然对女友今晚的装扮感到十分的兴趣,如果阿辉真的被秦峰拦住了的话,那麽女友今晚的出现,可能会给我一些震撼,让我发生一些改变。

    本想着和秃哥分头去找,却很快在人群中发现了踪迹。那应该是小轩和小媛中的一个,一身午夜黑豹的装扮紧紧贴着那素食主义者喜欢的身子,高挑得像一隻狂野的豹猫在丛林中搜索着她的猎物,这次她似乎是独自出来觅食,并没有发现她的同伴。而这些叫不出名字的人物似乎都是群体出没,要不就是成双成对,所以这高挑豹猫的动作很显眼。我从蜂窝状的眼罩裡看到她和我们擦身而过,并没有引起她的兴趣,她应该是小轩,因为正在找落单的女孩子下手。这头套的眼罩并不是蜂窝状的,而是像墨镜一样,那些蜂窝孔只是透气的,所以几乎不会影响看到的内容。看来,这次秦峰的过家家还是下了一些本钱。

    我跟着小轩,在人群中拥挤。因为衣服太厚,所以没什麽感觉,倒是视觉炸弹一个接一个在眼前引爆,我真他麽不算是什麽!终于,小轩无功而返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我绕过人堆,一眼就看到了琳儿。女友穿着米色的风衣,裡面是黑色的高领毛衣,羊绒袜上是一根宽腰带,膝盖裹着一双褐色的长靴,带着一点坡跟。那是我第一次见女友穿靴子,简直是勾住了我的所有,傻乎乎的站在那裡想着下一步要做什麽。这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我一边走一边观察。没有变装不是不可以进来吗?琳儿是怎麽进来的?没错,只有一个眼罩,但这根本无法遮住那凌厉的眼神。

    【我的小鸟,我都转了一圈了,你怎麽还在这裡?要不要叫阿辉过来护花?】小轩对女友说道。

    【你真多事,陪你们过来坐一坐不可以吗?】琳儿嗔怪道。

    【好想看到我们的小小鸟变成大恶魔的样子,你就万圣节那次换了。好可惜,上次你实在太惊豔了,所以怕又引起那些坏蛋的兴趣,对不?不过,你就是这样坐着,都会有人过来搭讪你的,信不?】小轩的阴阳怪气配着这装扮真是绝了!

    【招过来不正好便宜了你吗?】琳儿笑道。

    【我才不要!你叫大辉过来吧,那样你才放得开,不然我一个人多没意思。】小轩真是丑人多作怪。

    【我也不要!他好烦的。】琳儿说道。

    【上次万圣节,后面到底发生了什麽?怎麽后面都不见你带他来了?】小轩醉翁之意不在酒。

    【没什麽,不过就是……】琳儿凑到了小轩耳朵边上,所以我即使走到了他们身后,还是没有听到。

    【啊!你不是没有绷住吧?】小轩吃惊的样子让我更不爽了。

    【所以我说好烦啊!】琳儿喝了一口看上去很漂亮的饮料。

    【这有什麽烦的,很正常的。】小轩的语气挑逗至极。

    【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琳儿仰望的脸忽然出现在我眼前。

    完了,正当我我心裡犯嘀咕的时候,应该是被发现了。小轩也看了过来,眼神并没有什麽特别的,但是危险係数也很高。我一动不动,上演行为艺术,但那双眼睛却死死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要凭藉眼神来确定我的身份。

    【东东,你看他是不是有些像……】琳儿转头对小轩比划了一个动作。

    【不像,你徒弟没他那麽高,体型也没有宽,还有这头套,我估计就是打死他都不会戴的。】小轩说的乾脆俐落。

    【东东,你什麽时候观察男人也这麽仔细了。】琳儿的话锋偏转。

    【一般人不会,帅哥可以多观察观察。】小轩说道。

    【你什麽时候也喜欢帅哥了?我的天,他魅力也太大了。】琳儿这话酸到家了。

    【你不要臭我了,他们几个怎麽还没来?】小轩也赶紧转移话题。

    琳儿没有继续和小轩调侃,而是低头拿出了包包裡的手机。她可能一时间想起了一个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联繫一下。我见她扭着脑袋,手指微微动了;然后仰着头憋着气,左右为难的样子;没几下,她又微微笑了,点点头发送了一条资讯出去。小轩不安分的跑掉了,其他同伴估计这个时候也在舞池裡,这个位置上就坐着琳儿一个人,呆呆的望着手机,等待着那个人给他一条回信,但手机迟迟没有响起。

    都说热恋中的女孩充满了天使的气息,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会让那个被眷顾的人心神荡漾,不能自拔。而只有恶魔,才会对每一个人都散发夜魅的芬芳,让那些被魅惑的灵魂被她的一颦一笑所燃烧,直到湮灭。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琳儿面前,伸出了邀请的手势。都说热恋中的男孩会想一个三岁的小孩,喜欢什麽都会直接表现出来,这一点真不假。我现在不是在做计画的事情,而是在做自己,做李严该做的事情。

    没有回绝也没有接受,我的腰弯的很低,仰起头看了一眼女友。她还在打量着我,目光中有些柔和、有些疑惑、有些期许。我应该不是她拒绝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所以我的手并没有收回。

    【你知道我是谁吗?】这是一句我们家乡的俚语,琳儿的问题带着她的猜测。

    这招来的突然,我的本能是会用最熟悉的语言去回答“不知道”,但是因为酒吧裡太乾燥,我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还有这头套我还没有完全适应,两片嘴唇居然黏在了一起,没有发出声音。而当我反应到这是一个陷阱的时候,女友没有从我这裡听到一丝动静。我顺势指了指嘴巴,摇了摇头。

    【没有听懂?那是我们那裡的方言,是问你是谁?】琳儿真是睁眼说瞎话,不过我也不笨,继续装哑巴最好掩饰自己。我依然指着嘴巴,摇头摇头。

    【你不会说话?那你能听到吗?】琳儿露出吃惊的眼神,她可能也不敢相信这麽高大的一个汉子居然是个哑巴。

    我点头,但是邀请的姿势始终没有变。

    【那我要怎麽叫你呢?你能告诉我吗?】琳儿那调皮的眼神裡流波转动,不知道在打什麽主意。《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我点头表示听懂了,然后用双手指着头顶给琳儿看。

    【你叫……黑头?】琳儿噘着嘴作思索状,然后很快叫出了这个让人难以接受的名字。不亏是琳儿,真是心有灵犀,看到这幅鬼样子,想到的肯定是黑头两个字。

    我赶紧点头表示听懂,然后伸出大拇指。

    【这名字还蛮形象的!】琳儿笑道。

    【哇,今天我们小小鸟也要飞向枝头啦!】说话的是转一圈回来的小轩,她似乎看出了琳儿的想法,但是一说出来,就不一定是这个效果了。

    【他们都叫我小小鸟。】琳儿挤兑了小轩一眼,起身握住了我的手,并自我介绍道。

    只是一个触感,我的全身就好像被电击了一般,那是一种冰冷的感觉,带着一股寒气缠绕过我的手。力量是相对的,琳儿在握住我的手后也疑惑的看着我。我看到她眼睛充满灵气,应该不会下一秒就把我头套扯掉吧。

    【不会是他……】下一个动作是摇头,然后是确认的紧握,琳儿在感受一种熟悉的感觉,但这并不能说明这感觉就必定是她心裡想的那个人。

    【哦,我们的小小鸟今天又要动心了!】小轩说这个话为什麽要加个“又”字,真是大煞风景。琳儿也是一个小拳头伺候,完了才和我手牵手一起走向舞池,不,应该说是和黑头走向舞池。

    音乐舒缓,想钢琴的琴音,很少在酒吧会听到这样的曲子,偶尔有几个跳音让曲风变得更加活泼。最主要是我的心情,因为再一次打动了琳儿,这让我无比开心。灯光虽然昏暗,但是那些射灯的光就像雪夜裡开过的一趟心灵列车的灯光。我们虽然只是手牵着手,却彷佛是奔跑在和煦的田野上,迎着晚霞追逐着昨天。琳儿踏着高跟鞋,和我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但是很快被我随着音乐摆动的搞笑动作逗乐,越发的亲昵起来。我也踏着高跟鞋,随着舞曲踏着节拍,一颗黑头左摆摆右摆摆,时快时慢,幸福的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自以为和女友开心的在一起约会呢!

    随着舞曲慢慢落下尾声,我已经将琳儿揽入怀中,带着她的身子一起左摆摆右摆摆。因为高跟鞋的缘故,我陶醉的把头轻轻放在琳儿肩膀上,彷佛面对面依靠在女友身上一样。舞曲的迴响从意识中抹去,我依然捨不得分开,记忆还在高中那个动情的午后,我将左手轻轻扬起,想要绕着琳儿的手臂……就在这时,琳儿轻轻推开我,诧异的表情出现在我的头套镜片上。

    【你到底是谁?】琳儿睁着眼睛问我,让我不知所措。没错,就是刚刚那个动作,是我捨不得的回忆,也是我们共同的幸福。我顿时想起了今天来时的目的,感到十分惭愧,但是现在箭在弦,我不能这样摘下这头套……这头套太丢脸了。

    【这位先生,请你放开你的手。】就在这一刹那,唯带着两个人把我架开了。

    【苏琳,你没事吧?他有没有……】这正是琳儿敢如此特立独行的原因,也是我觉得的隔膜。

    【没有,唯,我刚刚想起了过去,所以有些没控制住自己。】琳儿说完,又看了我一眼。我穿着高跟鞋,本身就重心不稳,现在被人一拉扯,浑身感觉用不上力,眼看着要摔倒又不能喊叫。

    【这是发生了什麽?】此时出现的是秃哥,他就像是六丁六甲五方揭谛一样,让我不至于摔倒。

    【一场误会,这是你朋友?】唯是个生意人,立即陪上笑脸。

    【绝对的好朋友。】秃哥说道。

    【你这个朋友打扮很特别哦。】唯也没有认出我,还指着我的黑头套笑道。

    【谢谢称讚,不过刚刚发生的事情太扫兴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秃哥说话有板有眼的。

    【当然,一场误会。】唯笑着送我们出门。

    【好了,现在可以摘掉头套了。】秃哥和我走出酒吧来到隔间,我还心有馀悸。

    【你先去打车!】我摇了摇手,靠近秃哥,用最低的声音说道。

    秃哥心照不宣,傻乎乎的走出了门。没一会就招呼到一辆的士,将我带上出去。这时候,我才让秃哥帮我把拉鍊拉开,卸下头套。的士司机见多识广,问我们今晚玩得什麽主题,这麽大阵仗。我和秃哥只是笑笑,告诉的士司机,今天晚上的主题是“儿戏”。

    这算不算计画成功了?我们谁也不知道,但当事情过后,我成了问题中最複杂的那个环节。那惊讶的眼神到底是为什麽?琳儿为什麽要接收我的邀请呢?我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悲伤?不对,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开始这一场过家家,这本就是饮鸩止渴,让问题变得越来越複杂。可是,即使不变,那问题摆在那裡也是无解,我早晚有一天会逃离。倘若如此,为什麽不求变?琳儿,是我越来越跟不上你了?还是我们已经越行越远?

    【秦峰,下一次是什麽时候?】我主动给秦峰打了一个电话。

    【李严,你真厉害!没有露脸,没有出声,没有展露身份,只是一伸手就搭上了,这恐怕就是别人说的女人缘吧。我们寝室你和阿辉都有女人缘,偏偏我一个人没有,羡慕啊!不过,这也说明我们一直都没有错。】秦峰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旁敲侧击的告诉我,苏琳是只要你一抬手就能够搞定的,这让我难以接受。

    【我是问下一次什麽时候?】我不想多想,只想把这继续下去。

    【不要那麽着急,过几天是耶诞节,应该会有活动。】我听秦峰说完便挂了电话。

    平安夜,对于我和琳儿,一直都有许多特殊的意义。第一次的祝福,第一次的礼物,第一次的牵手,第一次家门口的接吻……还有我们大学的第一个平安夜,也是成人后第一个平安夜,我们自然应该有些不平凡的故事。而这次,这个平安夜会发生什麽?我不由得害怕起来!不要去试探人性,这麽明显的道理,却抵不过那好奇的欲望!

    打车离开市区,我翻看留在咖啡馆储物箱裡的手机,上面有琳儿发来的一条资讯:“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戴着一个黑色的头套,只露出鼻孔和嘴巴,简直把我笑翻了。忽然想你了。”我不知道是喜是悲,我轻轻收起手机,我知道,想得越多越纠结,我现在什麽都不要想,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隔两天,我告诉琳儿,又要回市区了。女友得到消息很高兴,明确的告诉我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眼前。我很好奇阿辉这段时间干什麽去了?晚上能够被秦峰挡住,一个电话都没有!而且,白天就这麽放任琳儿到处跑不是阿辉的作风,难道是因为追琳儿迟迟不见成效,所以放弃了?

    等我到了市区,琳儿并没有像答应我的一样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反而是阿辉首先联繫了我,约我在学校后街见面。我本来不想要答应的,但是琳儿回复短信给我,她们的排练一时半会结束不了,所以我也去见见十几天未见的阿辉。

    【李严,训练营那麽忙吗?都不回来看看我们。】阿辉见了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分别也没有多久不至于改变很大。

    【怎麽知道我回来的?】我笑着问他。

    【不知道你要回来,本来只是打电话找哥们聊聊天,没想到你告诉我回来了。】阿辉的笑容没有了往日那麽灿烂。

    【什麽好事情,还想到要和我聊聊?】我觉得肯定不是什麽好事。

    【很久没回学校了吧,我们到学校裡去走走,怎麽样?】阿辉看到这个时候后街人开始陆续多起来了,并不想在这裡和我展开话题。

    我自然应允,然后和阿辉两个五大三粗的男生在学校裡绕圈,说的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看来阿辉这个直肠子这次也碰到了纠结的事情,要不然怎麽这麽不好意思开口呢?估计还是一件会丢丑的事情!

    【阿辉,走累了,我们休息一下吧。】我实在不想把时间白白浪费在陪呆子散步上。

    【李严,怎麽说呢,我请你吃饭,你再陪我聊会。】这是要蓄力集气放大招的节奏。

    【那现在我们就去找个饭店,正好我中午没有吃!】我又饿又累。

    【中午真没吃?】阿辉那表情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问道。

    【没吃,一接到你的邀请就过来了。】我这是实话,本来打算到后街解决的,不想阿辉也有这麽墨蹟的时候。

    【哥们,真够义气,晚上这顿得我请了。】阿辉竖了个大拇指,胸脯拍得啪啪的。

    冬天的太阳落得特别早,虽然没有到饭点,但这时候去也基本上赶上第一拨了。阿辉特意选了一家不怎麽样的小餐馆,还坐在人家的二楼,接着砰开了瓶小酒,这是要酒壮怂人胆啊,究竟是什麽让阿辉这麽难以启齿?可能要等到酒过三巡才能知晓了。

    【李严,我问你,你说男生找物件容易,还是女生找物件容易?】阿辉红着眼睛,嘴裡满是食物。

    【这个要看在什麽地方……】我正准备展开给他分析一下。

    【不,无论在哪裡,什麽时候,都是女生找物件容易一些。她们只要往那裡一站,然后把衣服一脱,你说哪个男的能打包票说自己不会扑上去?】阿辉这是什麽时候懂的道理。

    【就扑上去了,那个也不算找对象。】我辩驳道。

    【你扑上去了,舒服到要死,有了一次还想要第二次,得不到第二次你就拼命想要找机会。】阿辉和我碰了一下,又是一口酒。

    【第一次都站那裡把衣服脱了,怎麽会没有第二次呢?】我大概被这几天的美景遮住了眼睛,阿辉这说辞都没有听出来。我真想告诉阿辉,你这样说让我好难堪啊。

    【撞运气呗,可是能撞到几次?没意思!】阿辉拿着酒杯摇摇头。

    【阿辉,这可不像你说出来的话!你不打算继续追苏琳啦?】我赶紧问道。

    【追!她都没有拒绝我,我为什麽要先撤?】这才是你阿辉的风格。

    【那你要找我来聊什麽?】我反问他。

    【李严,哥们,和我说句实话。如果一个男的脚踏两条船,算是渣男吗?】阿辉问我。

    【算!不过……】我总觉得阿辉话裡有话,变着法在说我,他是怀疑我脚踩佩儿和琳儿两隻船?

    【没有不过!李严,你看我像渣男吗?】阿辉打了个酒嗝,然后如释重负的澹了口气。

    【你还真有做渣男的资本……怎麽,又看上哪个女孩了?】我这才明白阿辉的纠结,八成是他另有新欢了,这现象在我们体育学院太普遍了。

    【李严,你知道吗?女人……舒服,那是真的舒服,你试过口交吗?他妈赛过活神仙……】阿辉带着七分醉意在我耳边传授。

    【那你现在准备脚踏两隻船?】我听出了弦外之音,阿辉八成是已经泥足深陷了。

    【我好纠结,这几天闷着太难受了!现在舒服了!】阿辉略带痛苦的眯着眼睛,摇着头又干下一口。

    【那你现在打算怎麽做?我能帮你什麽吗?】难得阿辉这麽信任我,把心裡话都和我吐了,都到这份上了,我再装下去就太不义气了。

    【我也不知道,我两边都捨不得……苏琳那麽优秀,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但不是缘分嘛,哪个男的会去主动分手?傻子吧!另外那个……我这几天成天都在想,晚上做梦都在和她亲热,一想到就这裡……李严,就这裡,像在烧开水一样。】阿辉的口齿开始有些不清楚,打着手势比划。

    【那个女孩主动追的你,还那麽让你动心,你就应该要对得起人家。】这是我把阿辉从这个旋涡裡推出去的好时机。

    【我就是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她。感觉……我现在还没有表白,我觉得就是我不够喜欢她,所以还没有决定去表白。】阿辉说道。

    【这你就说错了。你现在肯定是特别喜欢那女生,你不敢去表白!你已经默认了这是你的真爱,所以才让你对她摇摆不定,迟迟不敢负责,不敢表白。】我直指人心。

    【是啊……不是……我不能表白啊……我不能表白……我又天天想着她,希望她能……】阿辉的酒劲上来了,拿着手机晃晃悠悠的朝厕所走去,接着就是一阵呕吐声。

    【没事吧,阿辉?】我也走到厕所,阿辉正在清醒中,大口的喘气,出汗。

    【李严,要帮我保守秘密,不要让别人知道了!】阿辉拍了拍我的肩膀。

    【阿辉,到底是谁?学妹还是学姐?】我也挺好奇的。

    【唉!】阿辉回头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好像对我说“你就不要问了”。

    【李严,就说我喝醉了。】这时,阿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一看更纠结了。接听也不是,挂掉也不妥,就傻乎乎的看着我说道。

    我一看,居然是琳儿打来的!

    【阿辉,李严有没有和你在一起?他手机已关机,应该是没电了。】接听键一按,熟悉的声音就传来了。

    【阿辉喝醉了,我在这照顾他呢!】我当着阿辉的面,只能这麽说。

    【原来你和阿辉在一起,他没事吧?】琳儿挺贴心的嘛。

    【没事……】我正准备说他刚刚吐了一阵,结果被阿辉扯了扯,让我没事不要多说话。

    【你要是有时间,就帮忙送阿辉回寝室吧,我这边赶不过来了。】琳儿这是告诉我今天我们就不见面了,真是有做间谍的潜质。

    【好的,你放心吧,如果没事我先挂了。】阿辉继续扯我。

    【嗯。】琳儿说道。

    【阿辉,需要怕成这样吗?有什麽好怕的?】我问道。

    【怕她知道了不好,琳琳人虽然挺好的,但其实她……很有想法的……】阿辉指了指自己说道。

    【你是想说她很有心机,所以怕她报复你吧!】我帮他解释一下。

    【不是心机,就是觉得这样的女生我招惹不起一样。】阿辉似乎说出了很多人的心裡话。琳儿这样的女孩,就像毒蘑菰一样,看上去豔丽可口,但是吃起来的时候却让人担惊受怕。

    【过几天就是平安夜了,你有什麽安排吗?】我的问题非常自然,毕竟带着不同的期望嘛。

    【不知道。】阿辉歎了口气。

    阿辉并没有让我送他回寝室,我见他酒醒的差不多了,也就随他去了。接着换了手机电池后,收到了琳儿的短信,也是告诉我今晚事情多,就不见面了。我不知道怎麽回信,就写了条短信,也问她平安夜怎麽过。结果她给我回了四个意外的大字——在家等你!这一下勾起了我的思绪,继续问:“你们没有活动吗?”很快收到了琳儿的回复:“活动?有啊!不过更想和你一起活动!哈哈!”这段日子算是我们大学以来最亲近的一段时光了吧。

    若是平时,我根本不会有这样的问题。所以当琳儿发资讯告诉我有活动的时候,我想问她是否我也可以参加。不过觉得这更像一个坑,所以不再深挖下去,那是黑头和小小鸟的事情,而不是李严和苏琳的!

    一日劳累,我坐在返回训练营的班车上,秦峰的消息姗姗来迟。

    【平安夜有活动,已经确定了,记得早点过来!】这次又是秦峰比我有干劲。

    【唔,你确定苏琳平安夜会去吗?】我反问他。

    【当然,阿辉那几天请假回去,苏琳肯定会去的。】秦峰再次肯定。

    【你什麽时候确定的?】我还是不相信,阿辉刚刚酒醉回去。

    【刚刚,苏琳、小媛她们那天都去,我也去!】秦峰的意思是这次规模会很大。

    【嗯,好的。】我的心起了疑惑:更想和我一起活动,却又答应了去酒吧……那我应该去琳儿家还是酒吧?这两个地方可不近啊!我不想思考,到头便睡,靠着一点酒精的麻醉我很快进入了梦乡,但是梦都不放过我。

    梦中,没有前因也没有后果……我在酒吧裡小心翼翼的寻找,不敢站在最后的位置,也不敢暴露在灯光之下,害怕琳儿真的在人群中我在旋转的主灯下看到了什麽?看到了李严!对,一个李严,一个不是我的李严,他正搂着一个黄色假髮的女孩,那假髮披垂而下,盖住了腰际,对于那些其他古怪的颜色根本不显眼。没错,在梦裡找人,第一眼你只会被各种帽子和假髮吸引。而那个李严,除了面具,全身上下都透露着李严的风格,那衣品,除了小了一号,其他的都一样!

    那女孩依偎在“李严”怀裡,看不到面容,可能是害怕被看到面容,所以埋得很深,可能这个“李严”再用力一点,会让这个女孩窒息。不过,细细琢磨,却可以看出端倪,那身材凹凸有致,俏生生立在那裡,娇媚的气质透过衣服的细孔往外透着清香,让人觉得应该是一位美豔出尘的妙龄少女。故作玄虚的假髮无法遮着绝豔的风华,她的手指捲曲在衣袖中,只露出粉色的一点点娇嫩,看得出十分的娇美。唯一露在外的粉颈霜白如玉,犹如静水,微光扫过似起波澜,叫人心神荡漾。

    我不是神经分裂,那“李严”穿着这身衣服有些小,也是红色上衣蓝色裤子。最主要,现在已是早冬,哪有人会穿着这样的服饰,除非是刻意装扮。而这毫无惊奇的装扮又能有什麽吸引人的呢?除了那双枯枝一样的手掌,估计不会有人会记住更多。而能够记住这手掌,是因为它正轻轻的覆盖在一处圆润的臀峰上。那手指的关节异于常人的大,在流光中似乎在摆动,收缩,舒张。

    女孩没有管那个“李严”的动作,只是深沉的把自己埋在那怀裡,像一个疲倦的人蜷缩在舒服的沙发裡。我不会去想原因,因为痛心的事情我不会去做。我只会悄悄的走进,我害怕错过一些东西,比如一些让人不那麽伤心的灵丹妙药。

    梦醒,天已亮,一身冷汗。命运不让人轻易逃出他的掌心,决定始终得有人来下,逃脱不是办法。

    【昨晚做了一个梦,你想听听吗?】我发资讯给琳儿,没有指望她回资讯。

    【起的很早啊!什麽梦,说来听听。】结果琳儿很快给了我回信。

    【内容多的就算了,其实梦裡问了你一个问题,你刚准备回答,我就醒了。】我杜撰了一个梦。

    【什麽问题让你这麽着急想要知道回答呀?】琳儿的回信很快,应该也才醒躺床上呢。

    【如果你中了毒,要和人啪啪啪才能解毒,否则天一亮就毒发身亡,这时候你怎麽选择?】我先把问题的一部分发过去。

    【选择你啊!】琳儿直接回答了这个不完整的问题。

    【选项都没给你,怎麽就做选择了呢?选项裡没有我。】我回信道。

    【没有你就让我毒发身亡算了{委屈的表情}】琳儿回复道。

    【那样我会难过一辈子的!】我感觉我被女友带歪了。

    【活该!谁让你不在我身边的,人家都中毒了。】琳儿得了便宜还卖乖。

    【问题搞错了,是我中毒了,你要和别人啪啪啪才能帮我在天亮前拿到解药,否则天一亮就毒发身亡,这时候你怎麽选择啪啪啪的对象?说明一下:1、至少啪啪啪一次解药才会出现;2、解药的主动权在对方手上,也就是你只有让对方啪满意了或啪不动了才能获得解药。】这次我把条件都限制死了,看你怎麽抢答。

    【你的梦还可以随时变的吗?】结果琳儿还是有话怼我。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秘密女友(不同结局分支)》,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秘密女友(不同结局分支)我的秘密女友(21T)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秘密女友(不同结局分支)我的秘密女友(21T)并对我的秘密女友(不同结局分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