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春

第七十九章 白云观(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江心一羽 本章:第七十九章 白云观(三)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卫武说着示意王大虎瞧那一旁垂眸低头,口中念念有辞的一名中年道士,

    “她一进来时那中年道士瞧了她一眼,那神情眉眼,若说没个奸情,徒弟我把脑袋拧下来给您当夜壶用!”

    卫武是甚么人,自小“见多识广”,又三教九流甚么朋友都交,便如李尤那小子便没少教卫武这男女之术。

    李尤便曾得意的对卫武说过,

    “这男女之间有没有奸情,无需在一个床上躺着,只需瞅那眉眼姿态,便可瞧个八九分!”

    李尤乃是天生的花丛浪子,他一身的本事卫武虽未学到,但听也听出个五六分来,他只一眼便能瞄出来,那道士瞧向妇人的眼中色欲满盈,妇人虽戴着帷帽瞧不清神情,但身子却是不自觉的微微向前头倾斜,胸口也是一起一伏显是情绪波动所至。

    显然二人是认识的!

    且妇人进来,那道士与她目光一触便分,却不似同其他香客般点头行礼,举止自然,颇有欲盖弥章之嫌。

    王大虎闻言立时眉飞色舞,挤眉弄眼道,

    “嘿嘿……怪不得这妇人三天两头往这白云观中跑,原来是来此会奸夫?”

    当下忙支肘在下头撞卫武的后腰,

    “给我盯死喽……说不定待会儿有好戏看呢!”

    卫武闻言翻了个白眼,

    “师父,我们如今是在查案,您老人家若是想瞧那香艳事儿,待交了差我请您去瞧个够,自家上场演一演也不是难事,何必巴巴来瞧这个……”

    况且瞧那妇人看身形也是有些年纪了,一身老皮老肉有何看头,更有那中年道士也是生得獐头鼠目,瞧了也是倒胃口!

    王大虎却是不以为意,兴冲冲道,

    “你小子懂个屁,这类事儿那管美丑,最绝妙之处就在一个偷字,俗话说妻不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讲得就是这个境界!”

    说罢吩咐卫武在这处盯着那道士,自己则跟着那妇人去了。

    果然那妇人离开不久,中年道士也转身离了大殿,卫武悄然跟了上去,随着那道士渐渐往后头人少处去,待到了一处院落门前,道士回头左右瞧了瞧,见四下无人,这才推门闪身进去。

    卫武自那道旁,一人高的石灯后现身出来,瞧了瞧那院墙,见那院墙不高想翻越并不难,只大白天翻墙太惹人眼,便顺着院墙兜了一圈儿,察看地形。

    这观中的院子想来是给有些身份的道士居住的,却是一个院连着一个院,左右相对倒有七八处这样的院子,此时正是道士们接待香客的时候,各院中人想已外出,倒是寂静无声。

    卫武顺着墙根拐角,便瞧见有一棵大树,正种在两处院墙当中。

    于是撩袍子抬脚便上了树,依在那树干之上便能瞧清楚左右院中情景。

    左边的院子中年道士早已进了屋中,屋门半掩着,瞧不清里头情形。右边的院子屋门大开着,有人撩帘子正要出来,卫武缩了缩身子,只探头往里头瞧,见那屋子里出来一名青年的男子,手捧一本书,来到院中石凳坐下。

    卫武眼尖只瞄了一眼便认出人来了,

    “哼!这不就是那姓夏的小子么?”

    卫武这小子眼尖,记人五官相貌的本事十分了得,但凡见过一面的必不会忘记,前头在韩明德家吃喜酒,便假扮着娘家人,由韩明德引见过那夏司丞与他的两位公子,当时只当路人并不在意,只后头经了谭柘寺一事,他自然便将这夏文彬记在了心里,正愁没处儿寻他晦气呢,没想到今儿竟在这处遇上了!

    当下在心中暗道,

    “听人说,这些家里有些个银子的书呆子,常常嫌家中不清静,偏爱在这庙里又或是道观里来读书,看来这夏文彬也是如此。嗤!我看那里是嫌家里不清静,分明就是嫌家里太清静,到这观里来寻女人才是!”

    他如此猜想也有几分道理,你没见那些个京师里的浪荡子、纨绔公子哥儿就爱到寺庙里瞅貌美的妇人么?

    李尤可是同他讲过,这深宅大院里的妇人,平日里被关在家中不得见外男,出外走动多是走亲戚,又或是应邀赴宴赶会之类的,除此便只有寺庙道观可让她们走动了,如此一来这些清静之地便变成了男女私会之所,前头李尤就是在庙里勾搭过两名妇人,在那后头空无一人的禅房之中偷着乐了几回,

    “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儿!”

    李尤摇头晃脑的回味。

    这关珂的婆娘不就是在观里私会道士么!

    正乱想间,却听得下头有异动,左边的院子大门被打开,那妇人果然进来了,这厢迳直往屋中去,回头吱呀一声关上了房门,卫武想起有差事在身,只得恨恨瞪了那院中摇头晃脑读书的夏文彬一眼,盯着左边院子。

    那院子里房门紧闭,里头隐隐有说话声传来,却见得那大门门缝处突然探出一样细细的事物来,这厢缓缓向上碰到门栓,便轻轻一抬,门栓立时脱落,却是无声无息被那事物钩住,并未惊动屋中的人。

    之后门缓缓儿打开,王大虎干瘦的身形闪了进来,先是瞧了一眼屋门,又在院中四处打量了一番,便往那窗户根儿下去了。

    卫武看这老头儿手上利索,脚下也是轻飘飘,无声无息便跃出去老远,不由啧了啧嘴心头暗想,

    “老子就知晓这老头儿不是个简单人物,锦衣卫这样的衙门能让他混了几十年,必定有所依仗,不过他有如此身手,怎得就甘心成日价混天过日呢?”

    正乱想间,却见自家师父倒似后脑长了眼一般,头也不回冲着他这头招手,卫武见状忙爬下树来,转到大门处,也轻手轻脚从大门处钻了进去,回身轻轻栓上了大门。

    王大虎冲他咧嘴一笑,招手让他跟着自己到了一旁的偏房门前,轻轻推开房门,拉上捂着鼻子的卫武钻了进去。

    这处偏房乃是做的净房,里头放着净桶等事物,一股子臊臭之味直冲脑门儿,卫武与王大虎都掀了衣角捂住了嘴。

    这厢贴着薄薄的墙一听,立时听得隔壁一声高过一声的动静来,显然乃是战事开启了!

    “嘿嘿……”

    王大虎一张老脸立时笑了开来,卫武却是一脸嫌弃,

    要瞧这个,老子还不如去呤香院瞧,虽说去的嫖客个个脑满肠肥,似肥猪一般,但总归里头姑娘个个都是如花似玉,身条儿好看!

    这厢捂着口鼻退到了门前,一面留意着外头动静,一面瞧着王大虎一脸猥琐的听着。

    只立在那处半柱香的功夫,里头突然迸发出一声低吼,之后便再无动静,竟是就此偃旗息鼓了!

    王大虎满脸的失望鄙夷过去将卫武又拉到了墙边,只听得里头那妇人发声嫌弃道,

    “你如今倒是越发不成了!”

    道士应道,

    “这几日早晚课练功辛苦,乃是有些劳累了!”

    那妇人闻言嗤之以鼻,

    “呸,你少骗老娘,我看着怕是又勾搭上了哪个狐狸精,倒将老娘的粮给抢了吧!”

    道士讪笑道,

    “你说那里话来,我在这观中清修,就只心心念念的想着你一个,哪里来的旁人!”

    妇人哼了一声并不相信,那道士忙花言巧语的哄她,半晌才将人哄得转嗔为喜,二人搂做一团说话,道士言道,

    “前头同你说的事儿,你可是有眉目了?”

    那妇人哼一声道,

    “你此时倒是想起老娘的银子了,适才怎得不知卖力一些?”

    那道士应道,

    “你且待我歇一歇,待会儿必会让夫人满意就是!”

    说着话也不知如何动作弄得那妇人娇喘连连,半晌那妇人才得空说话道,

    “银子我给你弄了些出来,只不能带在身上,你把我这印信带上,明日去四海平钱庄里取就是!”

    那道士听闻得有银子可进,自然欢喜,抱着那妇人一阵心肝肉肉的亲,

    “宝贝儿,你果然最是疼我,有了这些银子,我便能在外头置间院子,以后我们可在那处相会,倒比在这观中缚手缚脚不能尽兴!”

    那妇人听了也是心喜,抱着他道,

    “冤家,为了你我连亲丈夫都卖了,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道士应道,

    “这天底下没有人比你对我更好了!”

    这厢凑过去亲了又亲道,

    “……你家里那个有银子也不敢拿出来花用,每回吃点子好味都要偷偷摸摸,这官儿当得还不如我快活,活该他那些银子给我们受用!”

    妇人也是哼道,

    “正是该我们受用,我跟着他二十来年从来没得一个好字,倒是将那后院里的小妖精们,一个个宠得无法无天,我想着倒不如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他那些银子全数搬空,我们寻个地方逍遥快活去!”

    卫王二人在外头听得这妇人言语,不由相视一眼心头都道,

    “都说最毒妇人心,今儿倒是见识过了!”

    弄亲丈夫的银子给奸夫花用,倒还要打着主意卷了亲丈夫的银子,同奸夫私奔!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春》,方便以后阅读锦衣春第七十九章 白云观(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衣春第七十九章 白云观(三)并对锦衣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