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第099章 一吻定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宝贝鹿鹿 本章:第099章 一吻定情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099

    这对于同父同母的两兄弟,差异如此之大,本就让杨璨觉得不太对劲。

    一开始杨璨以为大约是因为谢正兴的态度问题。

    谢正兴看重这谢景煜,黎氏自然也就偏爱谢景煜。

    可通过刚才黎氏的表现,倒是让杨璨觉得这黎氏是发自内心的关心疼爱谢景煜的,这就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了。

    当然,杨璨也没多想,就是想着在试探一下了。

    “只是如今外头也是众说纷纭的,只是让人没想到啊,都说这谢三公子年纪轻轻,流连花丛,早早的有了外室私生女,没想到竟然是替二公子背了黑锅,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二公子看着这般正经的世家公子,也能一时糊涂,犯下这样的错失来。”杨璨故意说道。

    杨璨一边说,一边去看黎氏的脸色。

    果然黎氏听到这件事,那种从心里着急和烦躁并不是能装出来的,而且一下子就表露出来的。

    并且很快又掩饰回去了。

    这样矛盾的样子,着实让人觉得不对劲儿。

    “郡主这是听谁说的,哪里是这回事儿啊?”黎氏反驳道。

    “不是这么回事儿?那又是怎么回事儿啊?”杨璨追问道,很明显也是质问黎氏。

    “这三公子的外室跟二公子有什么相干,郡主别听了几句谗言就当做是真事儿了。”黎氏忍不住替谢景煜争辩道。

    “是吗,原来这一切都是谗言啊,那请问这八岁大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杨璨故意问道。

    殷二夫人觉得二人之间的火药味十足。

    可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这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好端端的就对上了呢?

    实在也是有些太令人摸不着头脑了吧。

    不过殷二夫人也觉得黎氏这反应是大了些。

    这外头的流言是个什么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这黎氏仿佛一句也不能听一样。

    “王妃也不必太过于在意了,这件事对二公子来说,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成亲这么多年了,一时糊涂犯下错事也是有的,王妃不必太过于执着,时间久了,也就都忘记了。”殷二夫人开口说道,殷二夫人这也是打圆场的。

    可黎氏却不领情。

    “二公子绝非轻薄之人,只是当年的事情,有太多缘由了,这件事,严格说起来,也算不得二公子的错。”黎氏争辩道。

    “这可倒是奇了。”杨璨冷笑道:“咱们说到底也没说什么吧,不过是外头的人怎么说,咱们就随口一说而已,这王妃却如此暴怒,虽说二公子不是王妃亲生的,可却胜似亲生骨肉呢。”

    这话一出,黎氏心中咯噔一声。

    她也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太过了。

    “郡主当真玩笑了,我是个出身卑微的人,自然不配做二公子的母妃的。”黎氏低着头说道。

    又是这一套,动不动就伏低做小,黎氏只要被逼急了,就只知道这样。

    这白莲花的做派,真的是让杨璨作呕。

    “卑不卑微的,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镇南王妃对于二公子和三公子的态度差了好多,我就不明白了,为何同父同母的兄弟,你却如此区别对待呢?”杨璨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杨璨这话,可谓是问到了黎氏脸上了,让黎氏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黎氏从来没见过说话这么直接的人,这也太直接了吧。

    可黎氏却真的答不上来啊。

    殷二夫人也忍不住嘴角一抽,这杨璨是怎么了?

    怎么对别人家的事情这么上心呢?

    而且这完全是替谢景灏打抱不平的节奏啊。

    逼问的黎氏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郡主,我并没有。”黎氏分辩道。

    “没有吗?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其实照理说,这是你们镇南王府的家事,我也不该插手的,可是我这人就好打抱个不平,见不得没娘的孩子被欺负,你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心里清楚,往后灏哥儿的事情,你若是在挑三窝四的算计他,我会叫你知道我的厉害。”杨璨一字一句的威胁道。

    这话说的可是十分不客气了。

    连殷二夫人都听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是要打架的节奏啊。

    “郡主这是在威胁我吗?”黎氏气的肺管子都要炸开了。

    她还从来没见过伸手管别人家的事情管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这也太不知所谓了吧。

    “是啊,我是威胁你了,我就是要替灏哥儿出头,你能奈我何?”杨璨一脸的无所谓,而且挑衅的看着黎氏。

    黎氏从未见过杨璨这样的人。

    这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啊,这可是镇南王府的事情啊,说句难听的,关杨璨屁事啊。

    “明安郡主,我们镇南王府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吧。”黎氏带着几分温怒问道。

    “怎么,不装可怜了,扮无辜了吗?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杨璨轻蔑一笑:“其实吧,我倒是比较喜欢看你真实的一面,你看看你刚才在谢正兴面前那个样子,就好像所有人都欺负了你一样,装的可怜巴巴,无辜到了极点,如果谢正兴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呢?”杨璨嘲讽道。

    “杨璨,你不要太过分了吧,你虽然贵为明安郡主,可本王妃也是诰命王妃,给你几分颜面,你倒是真的开起染坊来了。”黎氏终于怒了。

    “那又如何,我还告诉你好了,灏哥儿的事儿我管定了,至于你为何会对这两兄弟如此区别对待,你自己心里有数,别当真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永远没人知道。”杨璨冷冷的说道。

    杨璨说完这话,黎氏顿时脸色巨变,整个人一下子都垮了下来一样。

    她死死的盯着杨璨:“你说什么!”黎氏用力的抓住了杨璨的肩膀,狠狠的问道,那眼神凶狠的,简直是要弄死杨璨一样。

    杨璨其实只是随口一说,她就是琢磨人的心里,故意说这样的话,吓唬一下黎氏的。

    她总觉得黎氏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可是却怎么也没想到黎氏反应这么大,就跟见了鬼一样。

    “我去,你放开我。”杨璨被抓的肩膀痛死了,没想到黎氏这女人力气这么大,这么用力的抓着她的肩膀,疯了吧。

    黎氏却仿佛没听到一样,一个劲儿的死死的抓着杨璨:“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殷二夫人也看出不妥来了。

    黎氏这样子,分明就是心里有鬼啊。

    可黎氏到底做了什么,她却摸不着头脑了。

    “镇南王妃,你放开璨儿!”殷二夫人抓着黎氏的手,劝道。

    杨璨实在是忍不住,用力一推,推开了黎氏,直接把黎氏推倒在地。

    黎氏一个不妨,摔了个屁股蹲,摔的也不轻。

    “我靠,黎玉华,你是不是疯了,你要抓死我啊。”杨璨觉得肩膀痛死了,自己看了一下,隔着衣服,还被黎氏抓出了好几道血印子。

    这黎氏真是有病。

    殷二夫人听着杨璨说的话有些奇奇怪怪的,虽然听不太懂,但是总归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好话吧。

    殷二夫人觉得杨璨真的是变了好多,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

    黎氏摔倒在地,整个人才清醒了过来。

    她看着杨璨满脸怒火的注视着她,才回想起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她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她刚才都做了些什么啊?

    天哪,杨璨那话应该是试探她的,杨璨怎么可能知道当年的事情呢。

    当年的事情,没有人知道的。

    她真是糊涂了,这么大的反映干什么。

    黎氏此刻也后悔的要死,可是事情已经做了,她必须要圆了这个场才行。

    “明安郡主,方才是我失礼了,但是你一再的挑衅与我,我也是忍无可忍才会如此的。”黎氏收敛了神色,微微欠身说道,恢复了彬彬有礼的状态。

    杨璨忍不住冷笑了一下:“你这也太敷衍了,你刚才那样子,说你心里没有鬼谁信啊?”

    “郡主若是不肯体谅,想如何本王妃都奉陪,本王妃累了,先告辞了。”黎氏说完,不等杨璨说话,直接起身离开了。

    杨璨和殷二夫人相对一眼,看着黎氏离开的身影,总觉得黎氏有些不妥。

    “二嫂是否觉得这黎氏有些不太对劲啊?”杨璨问道。

    殷二夫人重重点头:“不对劲儿大了,她这到底是怎么了?你说什么了?你也没说什么太过分的话啊?”

    杨璨也没想明白这黎氏到底是怎么了?

    杨璨和殷二夫人都懒得去想这些了。

    倒是此刻殷城却向着这边走来。

    “大哥。”殷二夫人唤道。

    杨璨也唤道:“殷大哥。”

    “璨儿。”殷城看到杨璨,心跳的还是好快。

    殷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娶亲。

    但是却有一个女儿,其实殷家人都知道,殷城的女儿是他的义女,是他手下副将的女儿。

    他这副将为了就他而死,只留下一个女儿,所殷城就抚养了这个孩子。

    取名殷宁。

    殷宁并没有在盛京,一直跟在殷城身边。

    虽然边境风霜苦寒,可是殷宁却一直侍奉在殷城身边,父女二人的感情也十分好。

    不过殷宁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还待字闺中。

    此番回京,殷宁自然也回来了。

    刘氏和殷二夫人也都对殷宁的亲事有些着急了。

    因为殷宁的年纪实在是有些大了。

    并且她一直都在军营里生活,性子不拘小节,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女孩子。

    杨璨并不知道殷城为何没有娶亲。

    可殷家人是都知道的。

    殷二夫人叹了口气,她也不明白,自家大哥哪里比不上那个该死的顾鸿啊,为何杨璨没有看上大哥,反倒是嫁给了顾鸿啊。

    可是这种事儿,也是不能说出口的。

    因为殷城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出口过这件事。

    殷城喜欢杨璨,都是藏在心里的,只要杨璨能过的幸福就好了。

    殷城放不下杨璨,宁可十几年不踏足盛京城。

    所以殷城对杨璨的感情,真的是可昭日月的。

    殷二夫人见状,自然是要给二人制造说话的机会的。

    “璨儿妹妹,我去瞧瞧母亲,大哥许久不回盛京了,你陪大哥说说话吧。”殷二夫人说完,直接离开了。

    杨璨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她看到殷城,倒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也许这是明安郡主心里的最真实的感受吧。

    毕竟明安郡主和殷城年幼时候,总在一处,若不是安南王府的变故,想必也会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吧。

    “殷大哥,这些年你过的如何啊?”杨璨直接问道。

    殷城被这一问,真是百感交集啊。

    这些年,他一直征战沙场,日子虽然苦一些,可却也充实的多。

    他这么多年不回京,立下了战功赫赫。

    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挺好的,璨儿你呢?”殷城的神色有些忧郁。

    杨璨的感觉十分敏锐,应该说是比明安郡主那个二百五强多了。

    否则也不会只凭借黎氏的表情和说话语气就觉得黎氏有问题了。

    而此刻杨璨也觉得殷城有些不太对劲。

    殷城常年在沙场上征战,照理说应该是一个铁血铮铮的硬汉子才对。

    为何在明安郡主面前,有几分忧郁小生的感觉。

    除非这殷城喜欢明安郡主。

    我嘞个去,杨璨好像一下子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殷城喜欢明安郡主,应该说是喜欢现在的她?

    杨璨想到这些,禁不住眸光灼灼的看着殷城。

    果然殷城看到杨璨如此,耳朵根有些发红,还别过了脸颊。

    这个表现也已经够明显的了,果然是喜欢杨璨的。

    怪不得殷城这么多年没成亲,也没有回过盛京城,一直都征战在外,原来他对明安郡主有这样的心思。

    那明安郡主嫁给顾鸿的时候,殷城是得有多伤心难过啊。

    杨璨想到这里,恨不得抽死明安郡主这个蠢货。

    这个明安郡主就是个眼瞎,脑残的生物。

    放着殷城这样的真汉子不嫁,偏生嫁给顾鸿那个废物点心,也不觉得膈应吗?

    这顾鸿在殷城面前,真是给殷城提鞋都不配。

    真真是气死人了。

    “殷大哥,宁儿的婚事怎么样了?”杨璨转移话题问道,其实杨璨心里也替明安郡主惋惜,她看人一向很准,这殷城一看就是个好男人,也是个值得嫁的男人。

    她上过一次当了,所以在看人方面,绝对不会掉以轻心的。

    “还没着落呢,这次回来,一定要给宁儿相看人家了,她已经二十岁了,年纪的确是不小了。”殷城叹着气说道,对于殷宁的婚事,殷城真的也是有些发愁的,不知道给她相看一个什么人家。

    如果按照殷家的家世来说,殷宁的婚事自然是不难,可这殷宁的性子,的确是令人有些头大啊。

    她这性子实在是太野了,在军营长大的,终日和一群将士厮混在一起。

    多数时候都女扮男装,性格粗犷,不拘小节。

    和这盛京城里的世家千金简直就是南辕北辙的性格啊。

    所以殷城是真的很发愁,不知道该拿殷宁如何?

    杨璨已经十几年没见过殷宁了,自然不知道这些。

    “倒也不着急,慢慢相看吧,总归咱们家的姑娘,肯定不愁嫁。”杨璨安慰道。

    殷城微微蹙眉,看着杨璨,总觉得这次见到杨璨,杨璨和从前不大一样了。

    其实杨璨成亲后,他也和杨璨见过一两次,可杨璨对他疏离的很。

    大约早就忘记了他们年幼时的情分吧。

    可今日杨璨不管怎么都好,却是把他看做一家人一样。

    过去杨璨疏远殷城,殷城心中总是不好受,可也默默承受,远离杨璨,不去打扰她的生活。

    真正喜欢一个人,就应该成全她才对,殷城就是这般做的。

    “璨儿,我有话问你,你不许瞒我。”殷城突然开口说道。

    “大哥有话尽管说,小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杨璨答应的十分痛快。

    “你在侯府是否过得不甚如意,这些年,我问过二弟几次,也问过母亲,母亲只说你过得不错,我也就没再多问,可是今日看顾鸿的样子,我总觉得你在侯府肯定过得不如意。”殷城直接问道。

    这明安郡主受委屈是肯定的了,可她没受委屈啊。

    “殷大哥,我也不相瞒着你,其实我跟顾鸿的关系的确不好,应该说是很差,你今日也看到了,我们是相看两生厌吧,你今日打了顾鸿,其实我也没少打他,总归他瞧不上我,我也瞧不上他。”杨璨如实说道。

    其实杨璨心里对顾鸿真的是膈应的要死,她都有点想要丧偶了。

    要不是和离不合适,她早就和离八百次了。

    “这么严重。”殷城也没想到杨璨会这般如实相告,一时间也觉得有些意外呢。

    “是啊,所以大哥不必在意今日打了顾鸿,要我说,打的轻了都。”杨璨笑容可掬,样子十分可爱。

    殷城被杨璨如此模样给感染到了,杨璨身上充满了朝气,她虽然生活的不容易,可并没有变成怨妇,怨天怨地的自怜自哀。

    “璨儿,既然你在侯府生活的不开心,不如和离吧。”殷城禁不住说道。

    殷城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就是下意识的说出来的吧。

    他是真的希望杨璨能和离。

    “其实这件事,我也一直在考虑,总归还有三个孩子,不想耽搁了孩子们的前程。”杨璨叹了口气说道。

    她之所以还肯留在武宁侯府,完全是为了三个孩子,否则她老早就让顾鸿滚得远远的了。

    殷城语塞了,的确是如此。

    他说一句和离简单,可是孩子们何其无辜啊。

    况且这三个孩子也不会希望自己父母分开吧。

    到底是他太唐突了,只想着如果杨璨真的和离了,他还能跟杨璨再续前缘。

    做人不应该这么自私的。

    他还是应该考虑杨璨才是。

    这不可否认,殷城真的是把杨璨放在第一位的。

    “大哥别老是说我了,大哥这些年老是一个人,干娘也十分着急呢。”杨璨说道。

    “我都这般年纪了,一个人挺好的,而且我也不想耽误旁人。”殷城虽然说的十分隐晦,但是也明白,就是不会成亲的。

    此生他唯一爱的女子已经嫁人了,除了她,他也不会在守护旁人了。

    所以如此孑然一身,倒也极好。

    杨璨此刻若是还察觉不到殷城的心思,那她真的是白活了两世了。

    杨璨真的很替殷城可惜,也再次觉得明安郡主真的是脑子有坑的。

    这么多年过的这么憋屈,都是明安郡主自己活该。

    如果当年嫁给殷城,肯定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璨儿,千万别委屈了你自己,如果顾鸿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替你出气。”殷城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叮嘱道。

    “大哥放心吧,我不会委屈自己的,要委屈,也是顾鸿委屈。”杨璨笑道。

    杨璨说的也是大实话,最起码顾鸿这些天受气也是受够了。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

    而顾紫月和顾千凝也都到了。

    谢景灏一直在等着顾千凝,感觉脖子都长了。

    他是迫切想要见到顾千凝的。

    而顾千凝想要见到谢景灏的心思也差不多。

    二人可谓是望眼欲穿啊。

    谢景灏心里也十分紧张,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真的不知道见到顾千凝应该问什么?说什么?

    他还记得上回见到顾千凝的时候,顾千凝的眼神,看着自己满怀忧伤,关切至极的眼神,为了自己,划破自己脚裸时候的决然,丝毫不畏惧,这些事情,都还清清楚楚的印刻在他的心里。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而顾千凝却十分紧张,她真的很紧张要见到谢景灏。

    她也不知道杨璨这是几个意思,怎么会让她见谢景灏呢?

    当然,顾千凝猜到了,经过上次的事情,谢景灏不可能会没有任何的表现。

    他一定会见杨璨。

    顾千凝已经对杨璨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了。

    就是不知道杨璨会如何,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杨璨会也让她来见谢景灏的。

    一路上,顾紫月叽叽喳喳的在说话。

    顾紫月心思单纯,只以为杨璨是接她们姐妹二人到城郊别院玩耍的。

    至于都是有谁,顾紫月并不在意。

    她只要好玩就可以了。

    “姐,你怎么了?”顾紫月见顾千凝一言不发,神色也紧张的要命,忍不住问道。

    “没事。”顾千凝神色凝重。

    “姐,母亲不过是叫咱们去城郊别院玩玩罢了,姐你至于这么紧张吗?母亲不吃人啊。”顾紫月拖着腮说道。

    “我知道,我不是因为母亲,好月儿,你自己玩,让我静一静。”顾千凝哄着说道。

    顾紫月撅着嘴巴,不再作声了。

    好容易到了别院,顾千凝二话不说就下了马车,直奔院内而去。

    谢景灏正在来回踱步,听到脚步声,抬头望去,正巧看到了顾千凝。

    顾千凝还是他脑海中的样子,仍旧是一袭素衣,只是走路的时候,还是不太自然,想必是脚伤还没好吧。

    她的容貌仍旧是那么惊艳,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怀。

    “千凝。”谢景灏唤道。

    顾千凝的眼眶有些湿润,这一声千凝,她真的觉得久违了。

    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真的是好久好久了。

    她原本以为还要等很久很久,他们才可以这样相处,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如果是因为上次自己救了他,那她宁可时间在来的早些。

    “谢三叔。”顾紫月的声音有些突兀的响起,还带着死死惊讶。

    顾紫月没想到竟然会见到谢景灏。

    她下意识的把顾千凝护到了自己身后,其实她比顾千凝的个头还要小一些,可是却尽可能的挡住顾千凝,不让谢景灏看到顾千凝。

    顾紫月这犹如老母鸡护着自己小鸡仔的样子,的确是可爱极了,原本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却现在一心护着旁人了。

    其实顾千凝和谢景灏都看的出来顾紫月心里想的什么。

    这谢三叔可是盛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浪荡子啊,可不能让他看到姐姐。

    姐姐这天仙下凡的样子,万一谢三叔起了什么心思,这可不得了了。

    顾紫月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姐,我们去见母亲啊。”顾紫月拉着顾千凝就要离开。

    顾千凝却真的也是哭笑不得啊,看着顾紫月全心全意保护自己的样子,虽然是好心办坏事,可是她仍旧很感动。

    “月儿,你先去吧,我同三叔说几句话。”顾千凝笑着说道。

    “不要了,你和谢三叔打过招呼咱们就一起去吧。”顾紫月一个劲儿的对着顾千凝使眼色,那意思就是赶紧走。

    “乖月儿,你听话,我和三叔真的有事儿要说。”顾千凝一本正经的说道。

    顾紫月见顾千凝一脸正色,她也知道顾千凝的行事风格,大约真的是有正事呢,只想着反正也是在顾家别院,这谢三叔在胡闹,也不能乱来吧。

    所以就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她还是先去跟母亲说一声看看母亲怎么说。

    因为在顾紫月心里,杨璨都十分尊重顾千凝的选择,她就更不会违拗了。

    好歹顾紫月这个小尾巴走了。

    “不好意思啊,月儿她不是那个意思。”顾千凝赶忙说道。

    “你脚伤好了没?”

    “你伤势好了没?”二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问过之后,忍不住相视一笑。

    原来关心一个人,也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好多了。”

    “好多了。”二人又是异口同声。

    “不如我们走走吧。”顾千凝提议道。

    “好啊。”谢景灏自然乐意之至了。

    其实今日对于谢景灏来说,本来就是意外之喜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能见到顾千凝的。

    “那一日,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大约我也没有今日了。”谢景灏斟酌着开口说道。

    “不用谢,应该的。”顾千凝很自然的说道。

    因为前事,他帮了她太多太多次,就连她的血海深仇,也是他替她报的,这辈子,自然该有恩报恩,哪怕是以身相许,都是应该的。

    “什么?”谢景灏有些不明所以。

    顾千凝定定的看着谢景灏,虽然谢景灏听不懂,可是能这样看着谢景灏,她就觉得心里甜蜜蜜的。

    谢景灏被顾千凝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还从来没有被女子这样肆意直接的眸光这般的打量过。

    当然,有很多女子倾慕他的容貌身份,但是一般世家女子一听到他谢三公子的名号,大多是敬而远之的。

    主要是他声名在外,真的是太出名了。

    可像顾千凝这样的姑娘,他真是头一遭见到。

    “千凝,你很特别。”谢景灏如实说道。

    “我只对你这般。”顾千凝很认真的说道。

    “我何其有幸,千凝,我们是不是认识,或者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谢景灏忍不住问道,因为谢景灏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失忆了,否则他为何对顾千凝的感觉这么熟悉,可是却丝毫想不起来,二人有任何的交集。

    他虽然也受过很多次的伤,可没有一次伤到的是脑袋啊,他应该没失忆吧。

    可他的生活却是从遇到顾千凝的那一刻开始颠覆了。

    在遇到顾千凝之前,他从未对女子有过什么特别的感觉。

    只觉得女子是麻烦的生物,根本就是多一眼都不想看到的。

    可是现在却对顾千凝·······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也许是上辈子注定的缘分,因为我见到你,也是如此啊。”顾千凝笑脸如花,仍旧是一瞬不瞬的看着谢景灏。

    谢景灏真的是败在顾千凝的眼神之下了。

    他无法抗拒顾千凝的眼神,确切的说,无法抗拒顾千凝的一切。

    “你不觉得我声名狼藉?”谢景灏问道。

    “我不在意啊。”

    “你不觉得我比你大好多?”

    “我不在意啊。”

    “你不了解我。”

    “可我喜欢你啊,真的喜欢你,只喜欢你。”顾千凝斩钉截铁的说道。

    谢景灏觉得自己是真的招架不住的,这个小女娃,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女娃。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娶妻生子,可是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他真的要好好考虑了。

    他可能要为了顾千凝,改变自己了。

    “你真的不后悔?”

    “不后悔!”顾千凝坚定的摇头。

    “顾千凝,你记好了,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不是我招惹你的,将来你若是负了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谢景灏深深的看着顾千凝,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顾千凝重重点头。

    其实顾千凝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她真的跟谢景灏在一起了吗?

    她重生而来一直都是奔着这个目标的,可这幸福来得也太快了些吧。

    她看着面前的谢景灏,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二人原本也是慢慢散步聊天的。

    而四德和锦瑟都远远的跟着,也听不到二人说什么,可是却能看到二人做什么的。

    锦瑟一直都保持着十二分的精神,生怕会错过什么。

    顾千凝突然顿住了脚步。

    谢景灏自然也停下了。

    他转过头,看着顾千凝:“怎么停下了,是不是累了,还是脚伤疼了,要不要歇一歇啊?”谢景灏问道。

    顾千凝听着谢景灏的话,一股淡淡的笑意在眉间晕染开来。

    她踮起脚尖,对着谢景灏的脸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而谢景灏原本是絮絮叨叨的说话,被顾千凝的这一举动,给彻底的整蒙了,一下子就愣怔在了当场,而絮叨的话,也全都截住了话把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四德和锦瑟虽然隔得有些远,可二人眼睛没瞎啊,这一幕尽数收入眼中了。

    二人对望了一眼,简直就是目瞪口呆啊。

    锦瑟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小姐,小姐怎么能这样呢?

    锦瑟上吊自尽的心都有了。

    顾千凝走的有些快,倒是谢景灏反应过来之后,大喊道:“千凝,慢一些走,你脚上还有伤呢。”

    顾千凝却充耳不闻,拉着锦瑟迅速离开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方便以后阅读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第099章 一吻定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第099章 一吻定情并对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