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千金燃翻天

184:全能的大灼灼,画虎不成反类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德音不忘 本章:184:全能的大灼灼,画虎不成反类犬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姓岑?

    岑姓在京城并不多见。

    尤其是身高权重者。

    席薇月眯了眯眼睛。

    难道真如席穆文所说,那个男人就是岑五爷?

    席薇月接着问道:“我婶婶跟那位岑先生的交情很深吗?”

    小梅点点头。

    “那位岑先生大概多久来店里一次?”

    她得把握好时机。

    最好能在跟他来一次偶遇。

    如果真是岑五爷的话,那就是她的造化。

    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岑五爷,试问谁不想高攀一下?

    怕就怕没那个机会。

    小梅皱皱眉,“这个不好说,有的时候是半个月,有的时候是一个月,还有的时候是一个星期。”

    席薇月心里有了数,准头看向小梅,接着道:“小梅姐,如果下次那位岑先生要是再来的话,能不能麻烦你发信息跟我说一声?”

    “可以。”席薇月一出手就是一个两三万块钱的手镯,她为席薇月做这点事算什么?

    京城的人均工资是6000块。

    3万块钱相当于她半年的工资呢!

    席薇月看向小梅,“谢谢你啊小梅姐。”

    “薇月小姐,您太客气了。”

    交代好这些事情之后,席薇月便上了车。

    很快,便到了席家。

    看到席薇月回来,席穆文很惊讶的道:“薇月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好了晚上留下陪你婶婶的吗?”

    为了让席薇月陪叶琅桦,席穆文特地提前一天给席薇月举办了生日宴会。

    闻言,席薇月皱了皱眉,“别提了!是那个死老太婆把我赶出来。”

    “怎么回事?”

    席薇月郁闷的拿起一个抱枕,“谁知道她发什么神经。”

    杨娇从边上走过来,看到席薇月回来,也同样非常惊讶。

    席穆文皱了皱眉。

    席薇月看向席穆文,接着道:“我看那个死老太婆真的是魔怔了!一心只想着找她的亲生女儿,爸,您确定那个叶半月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嗯。”席穆文点点头。

    在席穆文心里,那个孽种早就死了。

    就算没死,多半也是个智障,折腾不起什么浪花的。

    席穆文从没见那个孽种放在心上过。

    甚至连多提一下都觉得恶心。

    小半月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只有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的席薇月才是他的宝贝女儿!

    “那就好。”席薇月松了口气,“对了爸,上次我跟你说我在老太婆看到的那个人,今天餐厅的员工告诉我,他姓岑,您说他究竟是不是岑五爷?”

    “姓岑?”席穆文眯了眯眼睛。

    如果确定姓岑的话,说不定真的是岑五爷。

    毕竟,席薇月说的形象外貌都无比的接近岑五爷。

    席薇月点点头,“对,而且我听说,那个死老太婆和他交情还很深,每次那位岑先生过去,都是她亲自接待。”

    说到这里,席薇月接着道:“爸,之前的叶家和岑家的关系怎么样?”

    席穆文摇摇头,“没什么关系。”

    当年他和叶琅桦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岑家人出席婚礼。

    如果岑家和叶家有什么关系的话,不会不出席他们的婚礼。

    后来。

    叶老爷子逝世,很多和叶家交好的家族都来送叶老爷子最后一程,岑家人也没出面。

    “这就奇怪了,”席薇月眯着眼睛道:“如果他们两家没什么关系的话,那为什么岑五爷和老太婆的交情很深呢?”

    席穆文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按理说,像岑五爷那种高不可攀的人应该不好结交才是。

    须臾,席穆文接着道:“不管他是不是岑五爷,咱们宁可多花些时间在他身上,也不能错过一个,万一真的是呢?”

    毕竟叶琅桦身上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席薇月笑着道:“爸,您不愧是我亲爸,我跟您想得完全一样。”

    席穆文也笑。

    另一边。

    林家。

    书房里,叶灼正在执笔作画,不多时,一幅栩栩如生的水墨画便出现在白色的宣纸上。

    咚咚咚——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叶灼放下笔,走过去开门。

    门被拉开。

    后面空无一人。

    没人?

    叶灼微微挑眉,难道是她听错了?

    殊不知,拐角处,岑老太太正和小白白躲在一起捂嘴偷笑。

    叶灼关上房门,回去继续画画。

    刚添了几笔,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

    确认这次不是幻听之后,叶灼走过去开门。

    可打开门之后,门外依旧是空无一人。

    “谁?”

    没人回答。

    叶灼接着道:“不说话我关门了。”

    还是没人说话。

    叶灼朝门外看了眼,正准备关门,岑老太太从边上跳出来,“surprise!叶子!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岑奶奶!”叶灼满脸惊喜。

    “大叶子!”岑老太太跑过来,激动地抱着叶灼,“叶子好久不见,我都想你了。”

    岑老太太原本是想让岑少卿这周把叶灼带回去。

    谁知道岑少卿临时有公务要处理,出国出差了。

    所以,岑老太太便亲自过来找叶灼。

    “我也想您。”叶灼接着道:“岑奶奶,您是什么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去接您的。”

    岑老太太轻哼一声,“都说了要给你一个惊喜了,我要是通知你的话,那还叫什么惊喜?”

    叶灼扶着岑老太太进来坐,然后给岑老太太倒了一杯冰可乐。

    岑老太太拿起冰可乐,笑着道:“叶子,还是你懂我!他们那些人都不让我喝肥宅水,你说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喝口肥宅水怎么了?”

    岑老太太的表情变坏非常快,明明上一秒还是笑嘻嘻的样子,下一秒就变成气呼呼的样子了。

    跟个孩子似的。

    叶灼也是忍俊不禁,“岑奶奶,肥宅水这种碳酸饮料里面含有大量的糖分,如果饮用过多的话会增加人体进行糖代谢的负担,所以,您要控制住您自己,得适量喝。”

    岑老太太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唯独叶灼是个例外。

    闻言,立即道:“适量是多少呢?”

    叶灼想了下,“大概一个星期一杯的样子。”

    一个星期一杯?

    岑老太太:所以,快乐会消失对吗?

    看到岑老太太这样,叶灼接着道:“如果您是在想和的话,可以试试无糖的,其实肥宅水这东西不就是喝口气吗?”

    “还有无糖的吗?”岑老太太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叶灼点点头,“不过无糖的也不能大量饮用,您要是实在忍不住了,可以拿无糖的来解解馋。”

    “哦,这样啊。”

    岑老太太一口闷下杯子里的可乐,满足的打了个嗝,“倍儿爽!”

    “宇宙第一好奶奶,肥宅水好喝吗?”小白白凑过来问道。

    “好喝。”岑老太太点点头,“你想喝一口吗?”

    小白白往后倒退了几步,“人家充电就行啦!”

    岑老太太冷哼一声,“你想喝我还不给你喝呢。”

    语落,岑老太太的目光落至地上的一个纸团子,随手捡起来,打开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

    岑老太太直接就愣住了,抬头看向叶灼,“叶子,这幅画是谁画的?”

    “我。”叶灼回答。

    “你画的?”岑老太太的眼底全是震惊的神色。

    “嗯。”叶灼点点头。

    岑老太太接着道:“画的这么好,你怎么给扔了?”

    看着被揉成团的画,岑老太太心疼的不行。

    叶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画的不好,所以就扔了。”

    不好?

    这叫画的不好?

    岑老太太怀疑叶灼在开玩笑。

    并且有证据。

    “不!你画的非常好!”岑老太太接着道:“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出神入化?

    叶灼怀疑岑老太太是在嘲笑她,“岑奶奶,您就别笑话我了!这幅画就是个残次品,哪有您说的那么夸张,您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些都是没有处理好的地方。”

    残次品?

    岑老太太怀疑自己的耳朵聋了。

    叶灼居然说这么好的作品是残次品。

    如果这样的画都叫残次品的话。

    那国画界那些大师的画叫什么?

    狗屎?

    垃圾?

    岑老太太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带着放大镜看自己的作品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一幅毫无瑕疵的画。”

    叶灼从未觉得自己画技有多好。

    她画画只是为了静心,调节情绪。

    突然被岑老太太这么夸奖,叶灼有些站不稳。

    记得以前在异世界的时候,还有人吐槽过她的画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说自己会画画了。

    毕竟跟大佬比起来,她就是个渣渣而已。

    叶灼看向岑老太太,接着道:“奶奶,您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在岑老太太看来,叶灼这幅画简直就是神作。

    拿出去能震惊国画界的那种。

    偏偏,当事人还一副淡然的样子,甚至把这幅画当成垃圾扔了。

    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谁跟你开玩笑了!”岑老太太看着叶灼,“我现在非常认真!很认真!很严肃的那种!叶子,你画的真的非常好!”

    叶灼只当岑老太太是在哄她开心,笑着道:“那是,我长那么好看,画画能不好看吗?”

    岑老太太被叶灼逗得哈哈大笑,“对对对!我们长得好看的小女生,画画都超级厉害!”

    语落,岑老太太接着道:“对了叶子,你能送一幅你画的画给我吗?”

    “可以啊。”叶灼微微点头,指着桌子上的画道:“您看这幅可以吗?”

    桌子上的画很显然是刚画好的。

    空气中还飘着一股水墨的香味。

    岑老太太很认真的看着眼前这幅画,甚至从兜里掏出了眼睛。

    整幅画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大气磅礴。

    画景是按照由远至近的方式在布置。

    层叠高耸如云的山前飞着两三行白鹤。

    山脚下修建的茅草屋,茅草屋旁边还种着两颗梅树,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红梅在鹅毛大雪中凌寒怒放,让人肃然起敬。

    再往前看,看到一个两个孩童正在雪地里堆雪人。

    视线再往前移,便是一个天然的湖泊。

    湖泊上飘着一叶孤舟。

    孤舟前真坐着一个垂钓的老搜。

    甚至连老叟的表情都画的入木三分。

    整张画,别说拿放大镜了,就算拿着显微镜,也找不到半点瑕疵。

    岑老太太感觉自己是在做梦,狠狠地捏了大腿一下。

    很疼。

    不是在做梦!

    “叶子,这画你卖多少钱一幅?”

    “卖?”叶灼微微挑眉,“这画能卖出去吗?”

    “你画的这么好,当然能卖出去了!不仅能卖,还是被抢着要的那种!”岑老太太接着道:“叶子我告诉你,你这个画简直就是神作,你可不能随便送人!更不能随便当成垃圾扔出去!”

    叶灼笑着道:“好,不扔。”

    岑老太太抬头看着叶灼,越看脸上的笑容越深。

    她孙媳妇儿真是太厉害了!

    会打架,会画画,会金融,会编程,简直就是宇宙第一厉害的孙媳妇儿。

    就在这时,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进来。”叶灼微微抬眸。

    下一秒,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叶舒端着果盘走进来,“岑阿姨,吃点水果。”

    “谢谢阿舒。”

    叶舒将果盘放在岑老太太面前,笑着道:“您跟我还客气什么?”

    叶舒放往水果就离开了。

    岑老太太看向叶灼,“灼灼,我们来玩一把游戏吧?”

    “好啊。”

    岑老太太非常喜欢玩农药,所以经常和叶灼一起组队。

    叶灼拿出手机,将农药打开,点击邀请岑老太太。

    没一会儿,两人就进入游戏页面。

    叶灼选了元歌。

    岑老太太只会玩鲁班七号,刚想选鲁班七号,却发现鲁班七号被队友选了。

    岑老太太也不着急,立即拿出杀手锏,开始打字:【我是小学生,只会玩鲁班七号,我鲁班玩的贼溜!你要是不把鲁班让给我的话,我们肯定会输的!】

    看到岑老太太发出来的文字,叶灼直接轻笑出声,“岑奶奶,您这行吗?”

    “肯定行,百试不爽。”

    就在这时,队友将鲁班七号换成凯。

    岑老太太生怕队友后悔,立即点击鲁班七号。

    “看!”岑老太太看向叶灼,一脸傲娇的道:“行了吧!我厉不厉害?”

    “厉害!您真是太厉害了!”叶灼朝岑老太太伸出大拇指。

    “那是,我不厉害谁厉害?”如果岑老太太有尾巴的话,此时此刻,她的尾巴肯定要翘到天上去了。

    不一会儿,便进入游戏画面。

    这把是叶灼邀请的岑老太太,所以匹配到的都是高段位英雄。

    岑老太太刚出门,就光荣的送了一血。

    岑老太太气得不行,【对面的死猴子你给我等着!我马上让我孙媳妇来给我报仇!】

    【小学生?下路等报仇!】

    岑老太太刚想打字,就在这是她复活了,转头看向叶灼,用最霸气的口吻说出了最怂的话,“叶子,你跟我一起走,我一个人不敢过去!”

    “好。”叶灼收割完野区的红爸爸,就去下路和岑老太太会和。

    看到叶灼过来,岑老太太顿时什么都不怕了,开着疾跑冲过去,“死猴子!你过来呀!过来啊!看我怎么打死你!”

    眼看着岑老太太操作的英雄已经残血了,叶灼直接一技能切过去,在放个二技能。

    KO!

    岑老太太激动地原地转圈圈,又开始打字,【怎么样?我孙媳妇厉害吧?】

    【二打一,胜之不武。】

    岑老太太接着打字,【奶奶就站在这里,有本事你也带着你队友过来啊!】

    十秒钟之后,对面猴子带着队友阿珂走过来。

    岑老太太也在这个是回满了血。

    叶灼正在上路一挑二,“岑奶奶,你先上,我马上过来。”

    “好的。”有了叶灼的话在,岑老太太顿时什么都不怕了。

    因为她知道,叶灼肯定会救她的。

    果然,就在岑老太太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叶灼就过来了。

    “Double, Kill!”

    岑老太太激动的不行,“啊啊啊!我双杀了!对面猴子肯定气死了,他刚才差点就打死我了!”

    祖孙俩玩了会儿游戏,转眼便到了晚上。

    岑老太太留在岑家吃晚饭。

    吃完饭后,岑老太太去了西院一趟。

    还没走进院门口,岑老太太就听到一阵佛教音乐迎风飘来。

    岑老太太一愣。

    原本在听说林老太太现在信佛了的时候,她还感觉挺不可思议的。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这个老太太居然真信佛了。

    不容易。

    真是不容易。

    岑老太太‘啧’了一声,推开院子门往里走去。

    “岑老太太。”王嫂立即从里面迎出来。

    岑老太太点点头,“你们家老太太呢?”

    “在佛堂里,我带您过去。”

    “好。”

    王嫂带着岑老太太来到佛堂。

    佛堂里檀香袅袅,穿过一道珠帘,便能看到里面供着菩萨。

    林老太太正坐在轮椅上敲打木鱼。

    听见脚步声,她抬头看去,“白棠,你来了。”

    岑老太太点点头,“我过来看看你。”

    林老太太笑了笑,“谢谢你在这种时候还能过来看我。”

    要是以前的话,她肯定会认为岑老太太是过来笑话她的。

    可现在。

    她不会了。

    她只后悔当初没有把岑老太太的话听见去。

    岑老太太接着道:“原本我还担心你还跟以前一样执迷不悟,有眼无珠,现在看来,你是真的洗心革面了。”

    岑老太太说话做事从不会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

    “可惜,我醒悟的太晚了。”林老太太叹息一声。

    岑老太太点点头,“确实是挺晚的,不过总比一辈子眼瞎的要强!你都不知道,你以前那副样子有多讨人嫌!以后可要好好保持!你要是再作的话,可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林老太太抬头看向岑老太太,“放心吧,这次不会再瞎了。”

    “那就好。”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岑老太太才转身离开。

    晚上十点钟,岑老太太坐车回到岑家庄园。

    客厅里的灯是亮的,听到脚步声,周湘立即站起来,“妈,您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啊?我刚准备打电话给灼灼!”

    岑老太太笑着道:“这才十点,你着急什么!对了,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

    周湘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

    岑老太太神秘兮兮的拿出一卷纸。

    “这是什么?”周湘问道。

    “你猜。”

    周湘接着道:“是一幅画?”

    “猜对了,”岑老太太点点头,接着道:“你去把茶几收拾下,我打开给你看看。”

    “好。”周湘立即去收拾茶几。

    岑老太太将画铺在茶几上。

    一幅完美的水墨画出现在周湘眼前。

    铁画银钩。

    让人叹为观止。

    岑老太太非常喜欢国画,收藏了很多名人真迹,和国画界的元老还有几分交情。

    周线看向岑老太太,好奇的道:“妈,国画界又来新人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如果您喜欢,请把《全能千金燃翻天》,方便以后阅读全能千金燃翻天184:全能的大灼灼,画虎不成反类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全能千金燃翻天184:全能的大灼灼,画虎不成反类犬并对全能千金燃翻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