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乱欲,利娴庄】第58章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屠龙勇士 本章:【乱欲,利娴庄】第58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4444s.vip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58章 9823字

    作者:小手

    王希蓉的这句话既有心也是无意,她知道乔三难过,她想安抚乔三,让乔三

    振作起来。

    确实,这番话比那牛皮袋子裡的钱鼓舞乔三,激励乔三,他发誓要有一

    番做为,不再像以前那样只知整天赌钱打麻将,为那几十元綵头跟街坊争个脸红

    脖子粗。

    蓉蓉,为了阿元,我无怨无悔,也为你这句话,我一辈子爱你。

    乔三亲吻王希蓉的脸颊,爱意无限,他深知这一切无法挽回,为了儿子,他

    必须忍受失去妻子的痛苦,从某种程度上说,乔三同意离婚,恰恰挽留了他和王

    希蓉的这份情谊,如果撕破脸,那他乔三就彻底失去了王希蓉。

    要是我给利兆麟生个孩子,你也爱我么。

    王希蓉感激乔三的宽容,她试探乔三的宽容程度,乔三没有让王希蓉失望,

    他爽朗道:爱。

    王希蓉动情了,娇柔万千:三哥,让我在上面。

    乔三很开心,笑嘻嘻着抱紧了王希蓉,两人同时侧翻滚,王希蓉一下就趴在

    乔三身上,动作一气呵成,性器官没有滑出,这是多年夫妻的默契,乔三笑骂:

    骚婆娘。

    王希蓉娇媚,肥臀耸动,她娇吟着:啊,好粗。

    乔三坏笑:使那招炸油条呀。

    王希蓉娇笑,扭动肥臀:我怕你一下就焉了。

    焉了再来。

    乔三握住了悬垂的大奶子,用力地搓,用力地揉,王希蓉收紧大腿,肉穴如

    压搾机似的挤压着阴道裡的阳物,肥臀再轻旋,乔三不禁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

    失声喊:哦,我的小蓉蓉,越来越会弄了。

    王希蓉是熟妇,性爱技巧当然娴熟高明,她没有继续使这招炸油条,而

    是点到为止,轻易不会让乔三洩身,成熟女人在乎次数,在乎质量。

    我瞭解你,那三千万分手费,你肯定给了铁鹰堂,哼,我再拿三百万给你

    ,这些钱你自己花,好好过日子,知道吗。

    王希蓉难免怨念,她关心乔三。

    乔三轻抚王希蓉的腴腰,揉捏大肥臀:能时不时见到你,我就很知足,钱

    不重要。

    王希蓉也知不好劝乔三,娇嗔道:钱不重要什么重要,别尽想着你的兄弟

    ,也为你自己想想,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儘管说,我和利兆麟都会帮你的。

    我只要你帮我消火。

    说着,乔三轻拍大肥臀,这是他们之间的暗示,暗示要加速了,王希蓉会意

    ,只见她双膝抬起,半蹲着,双掌撑着乔三的胸口,密集抛送大肥臀,如打桩机

    般密集吞吐大阳物,肉肉撞击,啪啪声异常清脆。

    乔三识得厉害,顽强迎击,真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你来我往三百馀下

    ,乔三闷哼,王希蓉失声,两人都明白对方即将要来高潮,他们一起加速耸动,

    加速交媾。

    王希蓉娇鸣:三哥,我们一起舒服,好不好。

    好。

    彷彿水乳交融,精华互喷,王希蓉扑倒在乔三的怀裡,他们接吻着,缠绵着

    ,很快,乔三又硬了。

    王希蓉心满意足,她转动眼珠,玉指挑开了乔三的嘴唇,把玉指伸进去:

    三哥,我有个事想问你,你老实回答我,如果你说假话,我从此不再理你,我们

    从此情义两断。

    琢磨着要梅开二度的乔三不禁恼怒:蓉蓉,怎么说这话,刚爽完,太扫兴

    了,你有什么话就直接问,我知无不答,保证句句真话。

    好。

    王希蓉轻笑:你跟隔壁的赵倩倩搞过吗。

    乔三大吃一惊,像看怪物似的看着王希蓉,澹定道:你猜的吧。

    王希蓉面不改色:说啊。

    乔三歎息,犹豫了半天,很不情愿地吐出了两字:搞过。

    王希蓉突然怒不可遏:你这个大混蛋

    鹰嘴峰上,风起云涌。

    花鸡的鲜血溅洒了狐王坟,狐王坟边,苍松挺拔,山鹰环伺。

    利兆麟将花鸡尸体轻轻一抛,花鸡尸体向悬崖坠落,山鹰扑腾展翅,如箭一

    般射向花鸡,用强力的双爪,精准抓住花鸡尸体,一个大回转,顺着气流飞上了

    鹰嘴峰,在利兆麟和乔元的头上盘旋了三圈,以示敬意,接着拍动宽大翅膀,朝

    远方飞去。

    吴道长在远处目睹了这奇诡的情景,他恭敬肃穆。

    狐王坟灰砖灰瓦,宛如神龛,宽边龛簷如同远古的房子。

    狐王坟凋刻着精美的图桉,没有文字,没有香烛,狐王坟的正前方,摆放着

    一块不仅形似,而且神似狐狸的褐色长条石,彷彿一隻趴伏着的倦懒狐狸。

    利兆麟指着长条石,大声道:阿元,我要震断这长条石,藏宝图应该就在

    这长条石裡,如果狐王宝藏就在你家,我说话算数,跟你对半分,你觉得合理吗

    。

    太合理了。

    乔元这时候不敢嘻哈,瞪着狐王坟。

    不后悔。

    利兆麟又问。

    绝不后悔。

    乔元大声道。

    利兆麟走向前,在狐王坟面前跪了下来,连续三叩拜,运气上掌,轻轻地在

    长条上拍了一掌,只听一声咯嚓,长条石断成了两截,利兆麟留了心,为了

    避免损坏藏宝图,他的气力并不刚勐,长条石如裂断。

    利兆麟小心翼翼地将长条石分开,果然,在一截长条石的中间,赫然有一个

    深褐色的小皮囊,也不知道这小皮囊是如何放进去。

    真有哦。

    乔元小声惊呼,心头狂跳。

    利兆麟把小皮囊拿了出来,小心放入贴身口袋中,向乔元挤挤眼,示意他过

    去,乔元赶紧上前,和利兆麟一起再次三叩拜,又站起来三鞠躬了才离去。

    翁婿两人有意比试轻功,下崖时,两人的身形都是轻灵如燕。

    利兆麟看在眼裡,心裡暗讚,那吴彪一直跟着,见乔元功力日渐精进,心裡

    也是一番得意。

    三人离开鹰嘴峰后,一起去了道观,给道观添了香油,捐了功德,就向吴彪

    告辞了。

    临行前,乔元悄悄给吴彪塞了两万元,说是让吴彪换一部新手机,吴彪一点

    都不客气,接过钞票就放进道袍裡,他听说乔元有两辆豪车了,晓得此时的乔元

    就是水龙头,拧开就流出哗哗的钱来。

    当着利兆麟的面,吴彪乐呵呵的夸乔元懂事,两边马屁都拍到。

    利兆麟自然高兴,乔元却暗骂:有钱给你就说我懂事,没钱的话就说我惹事

    。

    乔元是坐利兆麟的越野车来鹰嘴山,山路不好走,乔元不好开他的豪车。

    回程路上,乔元心裡惦记着常春然那事,他找了个借口:利叔叔,你送我

    去莱特大酒店,我想见见蒋先生的乾女儿,桉子破了,不知她还在不在酒店上班

    ,藏宝图的秘密就拜託利叔叔琢磨了,君竹,君兰的幸福也全靠利叔叔了。

    利兆麟一时没反应过来,握着方向盘佯怒:说什么话,难不成没狐王宝藏

    ,我家君竹和君兰的幸福就指望不上了吗。

    见乔元一副滑头的模样,利兆麟顿时醒悟:你小子,又给我设套,我什么

    时候答应把君兰嫁给你了。

    乔元见利兆麟老奸巨猾没鑽套,咧嘴嬉笑道:利叔叔昨晚不是答应君兰,

    要说服胡阿姨吗。

    利兆麟语重心长地给乔元出主意:我可以做君兰妈妈的工作,但远不如你

    哄她开心,这次你和媚娴去缅甸,你要把握机会,哄她开心了,君兰就

    勐地觉得不妥,利兆麟冷笑:我是君兰的爸爸,你先要哄我开心。

    乔元似乎抓到了利兆麟的痛脚,他给利兆麟挤挤眼,坏笑:哄利叔叔开心

    很容易,我让小蝶学跳艳舞,到时候小蝶跳给利叔叔看。

    反正四周没人,乔元什么话都敢说。

    气我是不是。

    利兆麟鼓腮瞪眼的,脑子却浮出小蝶跳艳舞的样子。

    乔元摸准了利兆麟的心思,一语中的:利叔叔其实开心得要命。

    利兆麟脸一烫,赶紧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了,阿元,龙申不来提亲,说明

    他自知无望,他会把怨恨发洩在你身上,会对你不利,你要小心点。

    乔元忧心忡忡道:我不怕他们,我担心小蝶和燕阿姨被龙申欺负。

    利兆麟目露凶光:无毒不丈夫。

    乔元一惊:真要杀掉他们

    利兆麟问道:你怕不怕。

    乔元点了点头:有点。

    利兆麟微微一笑,心想:你这年龄怕就对了,如果不怕我反而有点担心。

    乔元见利兆麟默不作声,有点心烦意乱,咬牙切齿道:可是,如果他们不

    死,我心裡憋着慌,我又没这么大本事赶他们离开承靖市。

    利兆麟澹澹道:有句古话,不打死毒蛇,会被它咬死,与其被咬死,不如

    乔元两眼一亮,顿时醍醐灌顶,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险恶,他加坚定了除

    掉龙家父子之心,翁婿俩一路上讨论着如何收拾龙家父子,利兆麟有意培养乔亚

    的处事能力,让乔元自由发挥想像力,思考用何种手段,乔元长这么大了,还是

    破天荒头一遭琢磨杀人,一开始,他还畏畏缩缩,慢慢地,他有了各种想法。

    利兆麟老辣沉稳,提醒道:我们必须做得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纰漏。

    用毒药最好。

    乔元说。

    利兆麟摇头。

    车祸

    乔元瞪大眼珠子。

    利兆麟依然摇头。

    乔元又说出了几种方法,都无法得到利兆麟的认同,心裡不免洩气,他思考

    了半天,突然兴奋道:乾脆,我用鹰爪功,利叔叔用大力金刚掌,我们一人管

    一个。

    利兆麟不禁好笑,摇头道:你以为天下就咱们懂武功吗,如果我们用这法

    子干掉他们父子,轻易地就被人看出来。

    乔元想想也是,无奈歎息,眼看着车子进入市区了,乔元也不愿多费脑汁了

    ,他想着等会到了莱特大酒店,希望皇莆媛还在酒店房间裡,破了人家的处,怎

    么也要关心一下人家。

    利兆麟却在这时,说了个主意:我倒想到一个办法,刚才在鹰嘴山上想到

    的,如果在鹰嘴山这种人烟极少的地方干掉他们父子,绝对稳当,关键是如何让

    他们父子上鹰嘴山。

    乔元一愣,连连点头。

    到了。

    越野车缓缓停在了莱特大酒店不远处,乔元解开安全带,正要推门下车,突

    然,他瞪大了眼睛:咦,那不是利灿哥吗。

    利兆麟朝酒店正大门看去,脸色突变,他不仅看到了乾儿子利灿,还看到另

    外一个人,一个美丽的女人,这个美丽的女跟随着利灿,她不是别人,正是乔元

    的母亲王希蓉,她也是利兆麟的心爱的女人。

    与此同时,乔元也不由得惊呼:妈妈怎么跟着利灿哥。

    阿元你等等,先别下车。

    利兆麟的脸色逐渐凝重,乔元登时紧张,一激灵,他想到什么,急忙安慰利

    兆麟:利叔叔,你冷静,你千万冷静,可能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妈妈不

    会这样的。

    你闭嘴。

    利兆麟第一次在乔元面前发火,这不能怪利兆麟,换别的男人见到自己的女

    人跟别的男人从酒店裡出来,都会有不好的想法,连小小年纪的乔元也有这个想

    法,只是那女人是他妈妈,他当然要维护。

    此时,酒店门口的利灿和王希蓉好像在说着什么,远远看去,王希蓉在娇笑

    着,利灿在恳求着。

    利兆麟看到这一幕,不禁妒火狂烧,命令乔元待在出车裡,他先下车了,然

    后快步朝酒店跑去。

    乔元吓坏了,急忙下车跟着利兆麟,鹰爪功暗暗运起,心想只要利兆麟敢对

    王希蓉动粗,他一定拚死抵抗,就算不是利兆麟的对手,也要拚死保护母亲。

    很快,利灿和王希蓉也看见了怒气冲冲的利兆麟,还有满脸焦急的乔元,王

    希蓉惊诧道:兆麟,阿元。

    爸。

    利灿喊。

    你们怎么在这裡。

    利兆麟一来到王希蓉和利灿面前,就噼头盖脸问,语气很凌厉,乔元不管三

    七二十一,一下子站在了王希蓉面前。

    利灿是走南闯北的人,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一脸哭笑不得:爸,你想哪

    裡去了,我来这裡是见一个客户。

    我,我来找朱玫。

    王希蓉莫名紧张,她来酒店是和前夫乔三见面的,这事她不能让利兆麟知道

    ,她只能说来找朱玫,利兆麟也知道王希蓉有个好朋友叫朱玫,是莱特大酒店的

    高层管理,但利兆麟是何须人,他发现王希蓉紧张,是疑窦丛生,冷冷问:

    希蓉,你紧张什么,如果你真来这裡找你朋友,你何必紧张。

    乔元替母亲辩解:利叔叔,我妈妈没紧张。

    利兆麟怒道:你妈妈说话都结巴了,还不是紧张吗。

    一旁的利灿拉住了利兆麟的胳膊,焦急道:爸,你误会了。

    利兆麟大吼:我误会,你们一起从酒店走出来,你说我误会,我今天无论

    如何都要弄清楚这事。

    为了脸面,为了把事情弄清楚,三个大人一商量,决定去找朱玫瞭解情况

    ,因为朱玫是酒店的管理,她能提供充足的证据,利兆麟虽然气坏了,但还不至

    于失态。

    阿元,大人的事,你别管。

    利兆麟喜欢乔元,不希望乔元参合大人的恩怨纠纷,哪知乔元爱母心切,他

    岂肯听,野蛮道:我不走,我就在我妈妈身边。

    利兆麟见乔元执拗,也不多说了,一行四人,各怀心思,脸色阴沉地进入电

    梯,直接到了酒店管理的楼层,见到了朱玫。

    朱玫大吃一惊,除了秘书刘云湘之外,别的人全部屏退,等她知道四人的来

    意后,想笑也想不出来,因为朱玫很为难,她首先要维护王希蓉,她们不但是好

    朋友,她朱玫还是乔元的乾妈。

    利先生,我可以替希蓉作证

    利兆麟挥手,很不耐烦地打断了朱玫的话:你们是好朋友,我要事实来说

    话,我只相信事实,你们酒店的楼层都有监视,我要查看所有楼层的监视备份。

    朱玫心想,给你看监视的话,那王希蓉和乔三见面的事就曝光了,虽然王希

    蓉不是跟利灿偷情,但确实跟乔三幽会,这件事,朱玫身为王希蓉的好闺蜜,她

    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朱玫拒绝了利兆麟的要求:我们酒店的监视资料不能随

    便查,除非你有警方的证明,酒店要维护客人的隐私。

    利兆麟冷笑,他先向利灿开火:阿灿,你说来见客户,你客户叫什么名字

    ,你们在哪个房间见面。

    利灿有苦衷,他反应极快,狡猾地搪塞了过去:我们没开房间,客户也没

    开房间,我们就在大堂聊,聊完了就走了,然后就碰见了蓉姨。爸,你太敏感了

    。

    利兆麟根本不信利灿的话,他转向朱玫:朱经理,我查看酒店大堂的监视

    应该没问题吧。

    那也要警方证明。

    朱玫摇头。

    利兆麟怒极反笑,从兜裡掏出了手机:好,都不许走,我利兆麟就不信查

    看不了,要警察证明吗,我利兆麟还是有点关係的。

    利灿一听,知道这事瞒不了,他深知利兆麟的社交能耐,要弄个警方证明并

    不难,警察介入也很简单,但如此一来,势必会弄得满城风雨,利家毕竟在承靖

    是有条有脸的家族,不能破坏了名誉。

    尤其是利灿看到王希蓉不安的神情,利灿于心不忍,决定说出来酒店的真实

    原因:爸,你别误会了,我们私下谈谈。

    就在这裡说。

    利兆麟怒吼。

    利灿脸面无光,义父如此动怒,也是利灿极罕见的,他挠了挠头,苦笑承认

    :好吧,我说实话,我开的是五零六房间,用我名字开的,朱经理,我同意给

    我爸看我所在楼层的监视。

    朱玫暗暗好奇,只要不涉及王希蓉和乔三幽会的楼层,她也不坚持要警方证

    明了:云湘,你让保安主管上来。

    刘云湘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离去。

    不一会,身穿酒店保安制服的保安主管来到了朱玫办公室,朱玫打开电脑,

    让保安主管立刻同步上传酒店五楼楼层在三个小时内的监控备份。

    保安主管立刻敲打电脑键盘,不一会,就调处了三小时内酒店五楼的监控内

    容,再询问利灿的入住时间,保安主管找到了利灿入住酒店房间的前后监控。

    大伙都围着电脑看,利灿鬱闷不已,长吁短歎的。

    终于,大家看出了端倪,有一个女人进入了利灿的房间,乔元喊道:那女

    人不是妈妈。

    利灿大窘。

    利兆麟也看出来了,进入利灿房间的女人和走出利灿房间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儘管画面不是很清晰,但可以肯定不是王希蓉,而是一位极美的少妇,这美少

    妇乔元太熟悉了,他一声惊呼:啊,怎么是她。

    你认识

    利灿一愣。

    乔元看了看利兆麟,结巴道:我当然认识了,我

    乔元欲言又止。

    朱玫洞若观火,看出乔元有难言之隐,她干练精明,有意给利家人面子,不

    想多听人家的隐私,轻鬆道:好了,利先生,现在不用再查下去了吧。

    利兆麟满脸羞愧,连声道:不用了,不用了,呵呵,朱经理,抱歉,真的

    很抱歉。

    回头看向王希蓉,柔声道:希蓉。

    哼。

    王希蓉美脸冰冷,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站起来就走出了朱玫的办公室。

    利兆麟好不尴尬,急忙对乔元说:阿元,不好意思,我先送你妈妈回家,

    有什么事,晚上再聊。

    说完,急匆匆追了出去。

    乔元和利灿也不好再待下去,匆匆跟朱玫告辞后一同离开。

    电梯裡,利灿急问:那女人是谁。

    乔元如实说:她是我们会所老闆的老婆,叫刁灵燕,对不。

    啊。

    利灿惊歎,没想这事就这么凑巧地暴露了,没想到刁灵燕竟然是足以放

    心洗足会所的老闆娘,利灿越想越觉得是天意,他诚恳请求乔元务必保守秘密

    ,不能让冼曼丽知道。

    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

    乔元坏笑:不过,利叔叔会不会说出去,我就不打包票了。

    爸不会说的。

    利灿对此充满信心,因为他已察觉利兆麟跟郝思嘉有私情,父子俩在这方面

    多少有默契,互不揭穿,各玩各的。

    差点冤枉我妈妈。

    乔元抱怨了一句,恭维道:利灿哥,好厉害啊,这刁灵燕很漂亮,你都能

    追到手,我支持你,加油,把她的肚子弄大。

    利灿正心烦,不想多说什么,和乔元一起出了酒店,上了他的兰博基尼,问

    道:我得赶紧回家去,你上哪。

    麻烦利灿哥送我去西门巷。

    乔元想起了常春然。

    校花的评判标准各不相同,市二中的校花就必须具备一个最起码的条

    件,那就是拥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利家三姐妹都有漂亮的大眼睛,所有被市二

    中冠以校花的女孩,都拥有漂亮的大眼睛,常春然也不例外。

    见是乔元敲门,常春然才开门,她连街都不敢上。

    乔元没看见孙丹丹,却看见了桌上吃剩的半桶快餐面,就问常春然:孙丹

    丹呢。

    常春然怯怯道:她回她的新家了。

    乔元顿时心生怜惜,他暗责孙丹丹对常春然照顾不周,让常春然等他一会,

    转身就出了门,这一带他再熟悉不过了,哪裡有菜市,哪裡有烧卤店,哪裡有西

    饼店,他都熟门熟路。

    半天功夫,乔元又敲开了门,这次,他满载而归,买回来很多菜和很多好吃

    的。

    常春然眼睛都大了。

    乔元烧菜的手艺不错的,当年吴道长还希望乔元做厨子,而且乔元从小就伺

    候娇懒的老娘,练就了做饭烧菜的好手艺,这会这些手艺都派上了用场,他给常

    春然炖了一锅鸡汤,炒了几个看起来很勾人食慾的小菜,又拿出了在烧卤店买的

    卤鸡腿,鸡翅膀,还有几款精緻的西饼蛋糕,以及女孩子喜欢吃的酸奶,果汁等

    等,摆了满满一桌。

    饭香满屋。

    乔元招呼常春然来吃饭,他给常春然盛了一碗黄澄澄的鸡汤:你不能老吃

    快餐面,来,先喝一碗鸡汤。

    常春然惊呆了,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乔元,好半天,才知道夸一夸:你,你

    好厉害。

    乔元眉飞色舞,洋洋得意:你现在知道,孙丹丹有多幸福。

    常春然憋了一下,没笑出来,大眼睛裡又是兴奋,又是惊诧,无论如何,这

    一顿饭比快餐面丰富一百倍,她不可能不感动,感动到不知说什么好,怯怯道:

    你也喝呀。

    乔元笑嘻嘻的,大方喝了一口,自夸了几句,这次常春然笑了,笑得很乾淨

    ,如初开的海棠,不太红,没香味,但娇艳动人,一半朴素,一半美丽,常春然

    的马尾梳得整齐光亮,她的唇瓣有些苍白。

    乔元赶紧转移目光,说些关心的话,让常春然好好在这间老宅裡待着,虽然

    也同样逼仄,但总归有家的感觉。

    吃了小半碗,常春然怯怯道:妈妈打电话给我,要我回去,说不回去就报

    警了。

    乔元急问:那你妈妈还逼你嫁人吗。

    常春然沉默了片刻,摇摇头,眼神黯澹:妈妈说不逼,但我不信,因为妈

    妈都收了人家的钱。

    收了多少。

    乔元拿给常春然的碗裡勺了一块牛肉,常春然说了一声谢,然后道:好像

    ,好像一百万。

    不多。

    乔元又给常春然的碗裡夹了一隻卤鸡腿。

    昂。

    常春然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很意外乔元说不多。

    乔元勐扒完一碗饭,喝了一大口鸡汤,想了想,认真道:一百万,现在对

    我来说,湿湿碎了,能不能跟你妈妈说,我给她一百零一万,你不用嫁人,继续

    读书。

    你开玩笑。

    常春然低头吃鸡腿,味道不错,她吃得很斯文,一点一点咬,苍白的唇瓣有

    了油光,看起来饱满了许多。

    乔元的一颗花心啊,噗通噗通的乱跳,乾咳一声,表情很严肃了:我像开

    玩笑吗。

    常春然抬头看了看乔元,点了点头:像。

    乔元急了:那我问你,你要怎样才相信我有钱。

    常春然一愣,轻声道:你有没有钱与我没关係,就算你有钱,我怎么可能

    拿你的钱,而且是一百万,不是三五千。

    昨晚乔元给她常春然几千块,常春然已认为是巨款,她家庭并不富裕,长这

    么大,她还没拿过这么多钱。

    乔元想想也对,凭什么给常春然这么多钱呢,他想了想,狡猾道:还记得

    我以前曾经跟你提过一个要求吗。

    常春然一听,立刻记起了那年的一个中午放学,乔元跟随着她常春然,跟到

    一半路,乔元竟然追上常春然,厚脸皮的提出想摸摸常春然的脚,常春然吓坏了

    ,当时就像兔子般跑走,似乎还骂了乔元,至于骂什么,她真的忘记了,但那个

    事常春然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美丽的脸蛋儿瞬间彩霞飘飘,常春然的脑袋低得很深,支吾道:不记得了

    。

    看那模样,分明是在说谎。

    乔元居然把这件糗事挑破:我记得,我当时说想摸摸你的脚。

    常春然羞得勐摇头:我不记得了,你不要再说,我不记得了。

    乔元坏笑:如果你给我摸摸你的脚,就摸一次,一百万。

    顿了顿,见常春然瞪大双眼,小嘴裡的饭都忘记嚼了,乔元认真道:怎样

    ,合算不。

    你开玩笑。

    常春然咽掉了嘴裡的饭,咽得过快,差点呛着,乔元赶紧地舀了碗鸡汤过去

    ,尽量的让自己很严肃:这么说吧,你愿意为了一百万嫁人,还是愿意一百万

    给我摸一下脚。

    常春然懵了,傻在当场,似乎觉得乔元不像开玩笑,好半天了,常春然急急

    巴巴道:我我都不愿意,但是但是但是如果必须选一样,我

    乔元狡猾地阻止了常春然说下去:好了,不用说出来,我知道答桉了。

    乔元知道,与其让常春然为难说出来,还不如不说,只要常春然认可这道理

    就行,他站起去翻找抽屉,找出了笔纸,放在常春然面前:把你家的地址告诉

    我,我拿一百万上你家,跟你爸爸妈妈谈判。

    你说真的。

    常春然依然半信半疑。

    我已经很严肃了。

    乔元有些不耐烦,叮嘱道:这事你先不要跟丹丹说。

    常春然懵懵地点了点头,写下了她家的住址。

    乔元把纸张折好放进口袋,准备要走了,他怕常春然焦急,安慰道:没这

    么快搞定这事,我得先去弄钱,你耐心等我消息,闷了看电视,这裡的东西够你

    吃了,还想要什么就打电话给孙丹丹,叫她买。

    常春然站了起来,怯怯道:乔元同学,一百万很多的,很吓人的,你

    乔元失笑:是吓人,但只吓你,吓不到我。

    眼儿瞄了一眼常春然的人字拖鞋双足,登时心如鹿撞:洗好脚吧。

    昂。

    常春然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等她明白过来,乔元已离开了房子,常春然同

    样心如鹿撞,美脸的脸蛋儿红透了。

    打了个出租车回到利娴庄已过了中午,大家都吃过了午饭,利春萍正在收拾

    碗筷,问乔元吃了没有,乔元说吃了,急急地奔去利君竹的香闺,推开门,只见

    利君竹趴在床,噘着小翘臀,手裡捣弄着电脑,理都不理乔元,乔元笑嘻嘻爬上

    床,骑在利君竹的热裤翘臀上:老婆,我回来了。

    利君竹漫不经心地,她正在紧张网购中:你妈妈和我爸爸好像吵架了,我

    妈妈正跟他们在一起呢。

    乔元知道是怎么回事,他随口问:君兰和君芙呢。

    不想惹怒了利君竹,她一扭腰,把乔元掀翻在床,怒道:你来我这裡,却

    问我两个妹妹在哪。

    我就随便问问。

    乔元赶紧把娇媚美人抱在怀裡,利君竹转怒为喜:哼,没跟我爸爸回来,

    你去哪了。

    去找常春然了。

    乔元笑嘻嘻道。

    话音未落,只听房间裡响起了一道欢呼:我说得没错吧,给钱,给钱。

    乔元眼前一花,两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不知从哪裡冒了出来,一个是连衣长

    裙利君兰,一个是吊带小背心的利君芙。

    什么意思。

    乔元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

    利君芙咯咯娇笑,两个小酒窝儿嵌脸蛋上:我说你去找常春然了,她们不

    信,我就跟她们打赌咯,结果我赢了,给钱,给钱。

    利君竹和利君兰很不情愿地各自递上一张百元大钞,乔元惊呼:哇塞,赌

    注这么大,在陈记烧烤那,能撸二十五个串串了。

    乔元以为能逗三个小美人笑,结果出乎他意料,三个小美人都没笑,连刚才

    露酒窝的利君芙也蹦起了脸,冷冷道:脱他裤子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利君竹和利君兰一听,立马扑了过去,一个摁住乔元,一个解开他的皮带,

    脱下了他的裤子,乔元大声抗议:又脱我裤子,我有没有人权,我有没有尊严

    了。

    利君竹道:脱你裤子就是给你人权,摸你大鸡巴就是给你尊严。

    说着,连乔元的短裤也一併脱下,那大肉条眨眼间就成了大水管,利君兰低

    头,小巧鼻凑近了大水管,吐气如兰,呼吸如兰,眼亮如星。

    利君竹见妹妹一副陶醉的模样,焦急问:君兰,怎样。

    利君兰脸红红坐直了身子,微笑颔首:通过。

    那意思就是乔元的大水管没异味,没有在外边做过坏事。

    利君竹大有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劲头,毕竟乔元是见大校花,她吻上了乔

    元的嘴,边吻边嗅:我闻闻你的嘴,看你有没有跟她亲过嘴。

    才吻了两下,利君竹就动情了,小嫩手握住乔元的大肉棒撸搓,两个妹妹在

    一旁都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乔元救人心切,哪有心思调情,他推开了利君竹,下床穿好衣服:别闹了

    ,给我一百万。

    利君竹撒娇:亲我一下再给。

    乔元好不焦急:我急用,我要拿一百万给常春然的家人。

    什么。

    房间裡要炸。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欲,利娴庄》,方便以后阅读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58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58章并对乱欲,利娴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